老中青三代法院人畅谈司法为民
2019-07-06 推荐新闻 阅读量 1.84w 1.84w

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8周年,作为一名法官,司法为民是他们的初心,他们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这份初心跨越了老年、中年、青年三代人。近日,五华法院离退休党支部6月主题党日活动,如期在五华区法院会议室举行。
 

五华1.jpg

因为最近总下雨,参加活动的人都是“老革命”,他们住的也很分散,所以法院政治部把活动时间定在10点30分,才9点半,就已经有不少人坐在会议室里等着了。他们大部分是自己坐公交车来的,有的还住在安宁,都不知道几点起床,辗转了几趟还提前那么早就到了。10点,几乎要来的人都来了。谢世怀是活动的积极分子,他说这些老同事们,只要在电话中答应要参加的,无论如何就一定会提前到达。他们这辈人,守时是一种品质。
 他们在会议室里小声交谈,也会交流一些生活困惑。不管你曾经是大法官还是威武的法警,退休后,面对的都是生活的家长里短。有位退休的老党员,对智能机的使用有疑惑,虚心地向年轻人请教。认真学习的样子,一如当年办案时的严谨。那种弄懂后的恍然大悟,就像当年理顺了一个复杂的案子一样。
 

老法官.jpg

这群人当中,稍微年轻一点的才退休不久,年长的已经80多岁。曾经的同事们,经常在法院组织的活动上相遇。那些一起不知疲倦地工作的岁月已经远去,现在留给他们的,是年老体弱后彼此的嘘寒问暖。年轻时候在单位遇见,可能问的最多的就是工作进展,年老后,终于有了关心身体的时间。他们像任何一个普通老百姓一样拉家长,尽兴了也会高谈阔论,但对院里面的事几乎闭口不谈。这是默契,也是纪律。有时候可能会有朋友熟人来找他们套个近乎,一句:“对不起,我都退休好多年了,谁也不认识”就回绝了。

三.jpg

谢世怀在人群中默默地看了几眼,看看有哪些熟悉的同事今天没有来。尽管法院每次举办活动都很灵活,但是总有各种原因来不了的。年轻的时候没有旷工,年老了就很难自己决定。他说那些没能参加活动的,活动之后大家都会打电话互相告知和分享。
谢世怀退休10余年了,1988年从部队转业后进入五华法院。在法院工作了20年,问他有没有什么难忘的事?他说,最难忘的是我在法警队工作20年,工作上从来没有出过纰漏,这一点始终让我感到安心。
 

法官.jpg

这听起来似乎没什么。而对于法院工作的人来说,每一步都如履薄冰。干这一行,终身责任制,谁都不敢马虎。他说法官和法警,责任最重要,只要有责任心,什么工作都能做好。尤其是法警,其中有两项工作就是提押刑事被告人和还押,要是一出事,三分钟就通天。别的事情出了错误,还有可能弥补,法警队要是出了事,社会影响将极其恶劣。所以他在担任法警队队长的时候,对同事的要求就是一天都不能松懈。

这种不松懈,不仅指工作,还有责任心和时间观念。所以如今这批“老革命”们,参加活动只会早到不会姗姗来迟还理由一堆。

三.jpg

谢世怀感叹,如今和当年的法院变化真的很大。他刚到法院的时候,院里一共只有3辆车。在他之前,拉刑事被告人的车还是那种边斗摩托车,一次只能拉2人。一年干下来,他干了一年半的活。那个时候是6点半起床,7点去提押刑事被告人,8点10分要准时开庭。基本上每天都加班好几个小时。这些工作量,很多是因为硬件设施差造成的。那个时候一周能休息一天,其实连半天都没有,基本上同事们都没有时间照顾家人,管教子女。但是他们不计较也不抱怨。如今法院的硬件设施很多都已经走上“智能化”了。不过,现在的工作量和工作压力都很大。

退休.jpg

法院对这些离退休老干部非常关心和重视。平时“老革命”们一般的要求都会答应,但是大家都是尽量不跟法院添麻烦。有些老同事病了,有些老同事的丧事都办完了,也没有人来告诉单位。因为他们都懂:单位的事情太多了,不要去耽误他们。 于振邦是1982年转业进法院的,1996年退休后又返聘回院里继续发光发热。管管离退休支部和资料室里的资料。他今年已经83岁了。他从部队转业到法院,培训了半年后分派到刑庭。他说半年时间也学不到多少东西,在工作中都是格外的小心谨慎。

老法官1.jpg

虽然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但是有件案子一直都在他心中:在一次“严打”中,有个男子被控犯强奸罪。他说可能是两个年轻人谈恋爱,发生了关系,说是强奸,证据却不太全。经过合议庭合议,决定判处该男子7年有期徒刑。案子经过上级讨论之后,认为应该判处20年有期徒刑。他觉得量刑过重,与合议庭的成员努力争取,后来还是改判成7年。该男子的辩护人也表示,7年是比较合理的。
在刑庭工作一段时间后,于振邦到了执行局,又开始和失信被执行人较量。有个60多岁的原告家在河南,在昆明有一笔13万的货款要不回来了。失信被执行人是一名医生,不仅失信,还是个狠角色。每次于振邦他们去执行,他就拿背景来吓唬法官们。还扬言要是敢从银行划扣他的钱,就拿枪打法官,拿炸药去炸法院。
 

法律人.jpg

而另一方,60多岁的原告要不回这笔钱,单位就不给办退休。他跑来昆明好多次,有好几次都想跳火车。尽管面对失信被执行人的威胁,但于振邦他们得知失信被执行人银行有存款后,还是果断地强制划扣,全额还给了原告。
这两个“老革命”,在法院工作了几十年,每个人能说的故事都不多。不是他们没有做什么事,而是他们没有去算自己究竟付出了多少。他们这一辈人,总是做得多,说得少。一生克己奉公,无怨无悔,用自己踏实的一生,忠诚于党的事业。

春城晚报-开屏新闻记者 柏立诚  摄影报道

编辑  常安

编审  李荣







热门评论
{{ vo.user_nickname }}
{{ vo.create_time }}
这里是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