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渡法院审理一起恶势力犯罪集团案
2019-09-12 推荐新闻 阅读量 1.13k 1.13k

9月11日,官渡区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由官渡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刘某等七人涉嫌组织、强迫卖淫罪、强奸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一案,本案系涉嫌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兰某平以赔偿经济损失为由,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官渡法院予以合并审理。

微信图片_20190912190656.jpg

公诉机关起诉指控:2018年11月以来,以被告人刘某为首要分子,被告人杨某海、陈某豪(另案处理)、沈某(另案处理)、柏某富为重要成员的恶势力犯罪集团,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在昆明市官渡区官渡古镇一带组织、强迫多名未成年女性卖淫,并多次随意殴打他人,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案发地的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
2018年11月起至2018年12月19日案发时止,被告人刘某、杨某海、陈某豪、沈某、柏某富等5人,采用同吃同住、限制人身自由、扣押身份证、逼迫书写欠条、强行发生性关系、打骂等方式,强迫被害人杨某甲(未成年人)、杨某乙(未成年人)、母某某(未成年人)、张某某(未成年人)、王某某(未成年人)、田某某(未成年人)、罗某某共七人,在昆明市官渡区官渡区古镇“深色歌城”KTV陪酒并卖淫,卖淫所得嫖资上缴一半给刘某,刘某再分给集团其他成员。期间,被害人杨某甲在官渡区珥季路一宾馆被柏某富强奸,被害人杨某乙在官渡区官渡古镇一宾馆被刘某强奸,被害人母某某在官渡区官渡古镇一宾馆被柏某富抢劫,被害人张某某在官渡区官渡古镇一宾馆被陈某豪强奸。2018年12月18日,为阻止被害人杨某甲、杨某乙离开并继续卖淫,刘某等人以暴力相威胁,逼迫二人以录音方式分别写下2200元、5000元的欠条。

微信图片_20190912190714.jpg

2018年12月9日17时许,因看见被害人“马某”和杨某乙聊天,被告人陈某豪、沈某、柏某富三人在昆明市官渡区官渡古镇蓝魅酒店旁对被害人“马某”拳打脚踢,致其多处受伤。
03
2018年12月14日00时许,因被害人王某祥和杨某乙加微信一事,被告人陈某豪、沈某、柏某富三人在本市官渡区西庄村二组凯姆德酒店旁,使用木棒、砍刀对其进行殴打,致被害人王某祥头部、背部受伤。

微信图片_20190912190704.jpg

2018年12月15日00时许,被告人刘某、陈某豪、沈某、柏某富、腾某平、平某帅、王某贵、何某鹏等八人,饮酒后在本市官渡区西庄村二组凯姆德酒店旁于被害人兰某平因按喇叭一事发生口角,刘某等八人辱骂并使用砍刀、钢管殴打兰某平,致其头部、颈部受伤。经鉴定,被害人兰某平的伤情为轻伤一级。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刘某、柏某富组织、强迫他人卖淫,情节严重,强奸妇女,敲诈勒索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多次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应以组织、强迫卖淫罪、强奸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并数罪并罚;被告人杨某海组织、强迫他人卖淫,情节严重,应以组织、强迫卖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平某帅、腾某平、王某贵、何某鹏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应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刘某、杨某海、柏某富及同伙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根据《刑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应认定为犯罪集团。被告人杨某海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平某帅、杨某海犯罪以后主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微信图片_20190912190656.jpg

本案在官渡法院立案受理后,官渡法院严格按照本院办理黑恶案件工作流程的要求先后制定了严密的工作方案,为未委托辩护人的四名被告人指定了辩护律师充分保障被告人合法权益,并组织召开庭前会议组织控辩双方就本案举证质证进行有效沟通,保证庭审顺利进行。庭审中,七被告人及辩护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诉讼代理人均到庭参加诉讼。控辩双方在法庭主持下围绕指控案件事实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主张事实进行了法庭调查和辩论,就本案的定性量刑以及民事赔偿的责任承担充分发表了意见,七被告人分别进行了最后陈述。本案的审理依法保障了被告人及被害人、辩护人的各项诉讼权利。
由于本案案情重大复杂,将择期进行宣判。

春城晚报-开屏新闻记者  柏立诚

责编    熊波

编审    李荣

热门评论
{{ vo.user_nickname }}
{{ vo.create_time }}
这里是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