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大实验中学崔洁老师寄语学生:做一名守护者!
2020-02-10 推荐新闻 阅读量 3.94k 3.94k

       特殊的时间里,我们需要格外的冷静,面对生命,面对你们,作为老师,我们想对你说······


亲爱的孩子们:

       你们好!

       2020庚子年,春节,有些特别。从未想象,平安回家、自由呼吸会成为新春里最真诚的祝愿;我们很少感受,柴米油盐齐全、瓜果蔬菜新鲜,突然变成了值得珍惜的尘世幸福。这场始料未及的疫情,让我们成为“宅男”“宅女”,让好友相会变成了视频聊天,亲朋相聚变成了隔空拜年。少了传统意义上的“举家团圆”,似有一点冷清、孤独弥漫。

       此时,宅于家中的我正合上所做的语文必修二第一单元群文阅读设计《孤独者之歌》。彼时聆听孤独、品味孤独、透视孤独的教学场景历历在目。

       往昔,当“荷塘月色”遇见“故都的秋”,是否也想“囚”住一抹“绿色”,来释放自身的孤独呢? 朱自清的孤独里,有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的苦闷,他的孤独像在凌晨四点未眠的海棠,要逃离现实世界,觅得一方安宁。郁达夫的孤独里,有“等闲老去年华促,只有江枫伴幽独”的抑郁,他的孤独像在秋的悲歌中飞扬的花蕊,是生存与消逝瞬间的绝唱。陆蠡的孤独里,有“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的顽强,他的孤独像一抹青葱的常春藤,不论何时都不向黑暗屈服,追逐阳光生长。结课时,我们感叹: 他们都在特定的时代背景下把孤独喂饱,对温暖拥抱,与孤独和好,正如村上春树说:“与其在孤独中窒息,不如在孤独中升华”。我们的目光落在“谁为孤独画不成?荷月秋色染绿藤”。

       如今,因为病毒肆虐,大家体验着暂时的“别样孤独”,因为这“别样的孤独”,倍感曾经相守相爱的难得。所以,我颇想对你们说,孩子们,此时的我想把那目光中的字句改成“谁谓春意画不成?战疫隔离守空城”。

       当那只叫做“年”的野兽,正乔装出行,以鬼魅的姿态,游荡于人间。有句老话浮现,“年关,年关,过得去就年;过不去,就是关”。这是一份谁馈赠的“大礼”啊?是迎春的寒风吗?它每年都派遣“年”这个怪兽,阻止“春”的温暖降临人间;是阴霾凝结的冷雨吗?它每次都将感冒植入肺叶,落难的太阳未翻过坎吗?然而,四个DNA分子能阻止春的萌动吗?梅杏李桃似已芳香走在复苏的路上,所有暗夜里的孤独,都是到达曙光的邀请函。

       孩子们,谁为春意画不成,战疫区内显操守。霓虹灯下,只看到他们逆向前行的脊背,却不知道他们的称谓,但可感觉到壮士的永不后退;防护服下,只看到他们护目镜沾满雾水;却不知道他们的称谓,但知道他们会让病人感到安慰;聚光灯下,只看到他们沉着的应对,却不知道他们的称谓,但知道这样的操作有多高危。这一群人,是勇猛的医者,他们也有爱情的浪漫高贵,但面对疫情,选择了无论生死的准备;他们也有花前月下的陶醉,但面对疫情,选择了踏火战场的无畏;他们也有人伦的幸福滋味,但面对疫情,选择了大爱的牵挂劳累。于是,午夜,爆竹声炸响在窗外,噼里啪啦的火光中,我双手合十,虔诚祈祷身披铠甲的英雄于风雪中归来,扬眉,挥剑;斩妖,除魔,闯过这道突然降临的关。

       孩子们,谁谓春意画不成,隔离房里品坚持。对峙隔离,是一个人跟自己进行的肉体和心灵的战争,残忍又美丽。当每个病人处于隔离、治疗时,其实都是在与时短时长的孤独进行战斗。吸,肺在充盈中保持张力;呼,肺在压缩中保持弹性,一吸一呼,就是生命的一个昼夜。坚持到底,最后的胜利,不仅是一个村庄一座城市还有一个国家。孤独肯定具有重量,有时,它轻如鸿毛;有时,它重于泰山。此刻,孤独被一个人在一个房间沉默寡言地挑着,如果,春天是有影子的,那么,我就是在你无法抵达的场所重构芬芳;孤独,会让我变得灿烂无比,就算你透过山水,也看不到我,但我依然感到你的盼望在闪动亮光。因为我,这春天的影子以孤独为口粮,发育着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自信坚强。也许,特殊时期的我们并没有见面,也许,隔着口罩我们只能看到对方的双眼,但彼此坚定的眼神,就是此时此刻最温暖的力量,无论现在还是将来,风里雨里,我们一直在一起。

       孩子们,谁谓春意画不成,守空城中见同行。这冬天的谷底啊,如此不可探究,空旷的大街,寂静的庭院,让期盼和守望难以分割。和那些一线的英雄不同,我们许多人只能用一壶茶,一本书,一份内心的敬仰,对抗着这分分秒秒的难耐。顺手把所有的消息与谣言与几片生姜一起咀嚼,咀嚼瘟神不肯离去的脚步;咀嚼朋友们相互的问候;咀嚼这个世间永不枯萎的温暖。窗外,没有硝烟的战场,我们把一缕缕阳光,紧紧攥在手里,等待那带着微笑的春天款款而来。因为我们知道我们都履行着自己的义务,在家,不出门,就是保护自己,保卫家园!

       回想朱自清月夜步荷塘,郁达夫迢迢观悲秋,陆蠡窗前话绿藤,无不流露出20世纪文人内心的“孤独”。这些孤独的情怀都是与当时特定的时代碰撞后产生的,对国家的前途有思量,对国家有深沉的爱,所以他们在孤独时有了思考,有了方向,有了境界。我亲爱的的孩子们,透视战疫隔离守空城,这春意能画成的背后恐怕还有深意,这就是作为老师的我期望你们在体验这短暂的“孤独”背后,还能:

       做一名“守护者”,担使命、尽所能。在你们还没有阻击疫情的能力时,保护好自己,不让关爱我们的人揪心。每一个同学都牵系一个家庭,每一个青年应担当一份使命,自觉做科学的传播者、谣言的粉碎者、健康的守护者、家庭的关爱者。每一位同学的平安,每一个家庭的健康,就是平安华夏、健康中国的坚固基石。

       做一名“修行者”,宅其身、抱道行。“万物得其本者生,百事得其道者成。”特殊情况下,能在文学经典中陶冶情操、增加才情,做到“腹有诗书气自华”;在哲学经典中改进思维、把握规律,增强哲学思辨能力;在伦理经典中知廉耻、明是非、懂荣辱、辨善恶,培养健全的道德品格;在网络资源平台上自主专业学习和自我提升,做到“停课不停学、学习不延期”;通过师生线上切磋琢磨、教学相长。

       做一名“敬畏者”,遵善念,护生命。善是保存和促进生命,恶是阻碍和毁灭生命。如果我们摆脱自己的偏见,抛弃我们对其他生命的疏远性,与我们周围的生命休戚与共,那么我们就是道德的。只有这样,我们才是真正的人;只有这样,我们才会有一种特殊的、不会失去的、不断发展的和方向明确的德性。反思这场疫情,窃以为我们应在思想观念和实际行动上,敬畏自然、敬畏生命,拒绝野味;有所戒惧、有所约束,这理应成为全民的共识和自觉,也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发展理念的要求。否则,好了伤疤忘了疼,“后人复哀后人”的悲剧难免仍然会上演。

       亲爱的同学们,乌云遮不住升起的太阳,疫情挡不住春天的来临。相信用不了多久,期盼的烂漫春天终将还会再来,摁下的城市暂停键一定还会回到原位;用不了多久,凶险的病毒会被我们无情碾碎,我们会举起迎接英雄凯旋的酒杯;用不了多久,凶险的疫情会被我们英勇击退,伟大祖国的天空一定还会是云蒸霞蔚;到底时,我也将与学校的老师们一道,在充满暖意的校园里与大家重逢!

崔洁

2020年2月

春城晚报-开屏新闻编辑  颜瀛

编审  刘超

热门评论
{{ vo.user_nickname }}
{{ vo.create_time }}
这里是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