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知名植物科学画家曾孝濂作品被抄袭?!回应:不理会,也不会去打官司
2020-03-26 推荐新闻 阅读量 6.66k 6.66k

近日,网友“@翁哲画动物”在微博爆料称,一幅于2011年拍卖的拍品,是抄袭知名自然画家曾孝濂老师的作品。这条微博发出后,引发网友热议。

抄袭云南知名植物科学画家曾孝濂1.jpg

网友爆料曾孝濂作品被抄袭

抄袭云南知名植物科学画家曾孝濂2.jpg

曾孝濂1.png

曾孝濂,1939年6月生于中国云南省威信县。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教授级画师、工程师、植物科学画家。长期从事科技图书插图工作,已发表插图2000余幅;20岁进入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参与《中国植物志》植物标本图创作;美术作品曾在世界多国展出,出版《中国云南百鸟图》《花之韵》等画册。

其美术作品多次参加全国性展出并多次获奖,并曾在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加拿大等国展出,1992年和1998年在香港举办两次个人美术作品展, 1998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百鸟图”个展。

“中国植物画第一人”的画作真的被抄袭了吗?我们一起来看看。

据“@翁哲画动物”提供,对比图左侧是拍品,右侧是曾老师的作品。

抄袭云南知名植物科学画家曾孝濂3.jpg

抄袭云南知名植物科学画家曾孝濂4.jpg

抄袭云南知名植物科学画家曾孝濂5.jpg

抄袭云南知名植物科学画家曾孝濂6.jpg

抄袭云南知名植物科学画家曾孝濂7.jpg

查询雅昌拍卖网站,可以找到这幅拍品的相关信息。

抄袭云南知名植物科学画家曾孝濂7.png

信息显示,这幅拍品的作者为“李唐”,拍卖公司为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拍卖时间为2011年12月3日,成交价为人民币2990000元。

李唐为何许人也?从网络上可以查询到他的信息:李唐,1962年生于辽宁大连,现任中国佛教文化艺术协会会长、 中国佛教协会《佛教文化》杂志社董事长、北京大学中国传统艺术文化研究所佛教文化艺术研究室主任。其作品主要有《李唐画集》、《李唐画佛》、《李唐戊子新作》等。

他的艺术简历中称其“与花鸟、山水、人物皆有上乘之作”“青年时皈依佛门,不喜尘事”。

分割线c

是否属于抄袭?网友吵了起来

@翁哲画动物 发出微博后,微信公众号“抄袭的艺术”发出文章《9年前,他拿抄袭的作品拍卖299万元,如今买家在哪里?》。网友分为两派,在这篇文章的留言中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抄袭云南知名植物科学画家曾孝濂10.png

网友魆里:说起来工笔画家这种临图的挺多的,我记得人物画也有一看就是临摹的,还出版的呢。国画界大概不讲究这块,自古临摹起家的。

网友祝山智:就想问问,抄袭大自然算不算抄袭??对着别人画好的画,抄下来就是抄袭?对着大自然中一只鸟抄下来。就是原创?

网友玮:说实在,技术上抄袭的那个比原图画的好。

网友云冬:作者如果标注仿谁的就可以合理化,因为中国画古人也有临摹再创作的,只要笔墨上有自己的风格,也作为作品流传,这和西方艺术的创新有所区别,当然这也就不属于当代艺术。

另一派网友据理力争。

网友法栋:通过仔细的对比,人人都能发现,他在抄袭时,造型上没有丝毫的主观创造,是硬生生的拷贝得来。包括构成形式。有人会认为抄袭者比原作好看,原因是整体的色相变弱了,形体的体积感削弱了,表现语言里线条被强化出来……这些都是为符合工笔花鸟画的表现形式。确切来说,国画的语言在表达浓重的色相(这里有人会说工笔重彩,色相凝重啊,但是色彩关系的变化相对西画要弱一些)、强烈的体积上优势不突出。至于强化线条的表达,这也是工笔花鸟的基础必修课。所以这三个方面不能算他不抄袭。只是他的表现形式适合这么表达,甚至说仅能表达到这种程度。原作者的表现形式是西画的思路,目的还限于科学研究,故大家觉得稍俗了一些,想对比下,主要是色相过于强烈带来的。两者的视觉差别是两种不能材料、不同画种的区别。不能因此掩盖抄袭者的无耻。

网友美芝:有的人只会看图好看不好看,压根不明白曾老为啥这样画。曾老是植物学家,植物学家,植物学家,他的每一笔都是根据植物/动物本身的仔细记录,而后再是创作结合再其中,每一个物种的出现都是能让你(相关专业学科的)看明白它的出处的,而不是随意的一副艺术画作。有人说抄的更好看,我只能说,相关的科普工作依然任重道远。

网友悬铃水彩:光看构图就有90%以上的相似度,如果是临摹私下欣赏可以,但用于拍卖从中获利是商业行为,侵权违法。

网友句号:是的我在看第一眼的时候是觉得左边好看,这是第一印象罢了,但稍微一做对比,不难看出右边的是非常的精细。拿来主义就不要打上创作的标签,真的挺令人无语的,一对比起来左边的就像右边的过程图一样,就算树木之类的不一样,也是个二改,构图抄,鸟的动态抄,某些姿态还有意去改方向。喜欢左图的那种风格的的确正常,大部分中国传统的花鸟的色彩都不会特别鲜艳,抄袭者只是沾了传统的光罢了。抄袭就是抄袭,拍卖更是罪加一等。

这样的行为到底是否属于抄袭呢?

一位云南知名艺术家认为,从艺术创作的角度来看,李姓画家确实存在抄袭曾孝濂作品的情况。两者的作品除了创作使用的材料不一样外,李姓画家作品的构图、题材均与曾孝濂的画作一致,创作时间也晚于曾老师。

云南省律师协会刑委会主任、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李春光表示,认定美术作品著作权是否被侵权,首先要判断著作权人的权利有效存在;其次要确定该著作权的具体保护范围,如:构思、表达方式、独创性、整体与部分等方面;其次,要确定侵权人行为对著作权的侵害方式及损害后果。该事件当中,曾先生所具有的著作权基本是没有争议的,但画家李某是否构成侵权?司法实践当中,因为著作权侵权认定涉及的问题较为专业,审判机关一般要参考专门的知识产权鉴定机构做出的鉴定结论来进行认定。如果司法机关裁判画家李某构成对曾先生的著作权侵犯,则该画家不但要承担赔偿责任,还可能涉嫌刑事犯罪。根据我国刑法规定,以营利为目的,侵犯他人著作权,违法所得10万元以上或者非法经营数额100万元以上的,最高可能被以侵犯著作罪判处七年有期徒刑。

@翁哲画动物 也在留言中进行了相关回应。

抄袭云南知名植物科学画家曾孝濂11.png

翁花生:这件事是我发现的,感谢“抄袭的艺术”深挖,本想第一时间曝光,曾老最近身体欠佳,怕对曾老心情影响太大,放置了一晚上,期间也给相关拍行致信,至今没有回复,最终公布。曾老大部分作品都被国家级博物馆收藏,我看有评论说曾老作品“行气”,世界范围内,艺术门类非常宽泛,希望大陆的艺术爱好者放眼世界,广纳美好。曾老的作品放置在西方任何一个热衷自然题材艺术品的国家,都是国宝。希望执偏见的艺术爱好者有机会能看一看曾老真迹,补上自然题材艺术这一课。

分割线c

被指抄袭的李唐是何人?

记者搜索发现一个网站疑为李唐的个人官网,在该网站内可以查到《花鸟》这件作品。

李唐.png

据该网站的“艺术家介绍”信息显示:李唐,1962年生于辽宁,别署妙云精舍主人。少喜绘事,取法宋元以降诸大家,得窥堂奥。与花鸟、山水、人物皆有上乘之作。青年时皈依佛门,不喜尘事。后发愿补前人之缺憾,制历代三百高僧法相纪念并供养。越十年,行程逾万里,谒高僧大德及佛学名家千余人,颇得佛界人士赞许与支持。李唐作品技法功底深厚,风格清新典雅,内容寓意深刻。历年来忙于佛教文化艺术及慈善公益活动,其作品深受社会各界喜爱。

李唐2.png

通过该网站,可以点击进入此人的微博,微博认证信息显示,此人是中国佛教文化艺术基金会会长,中国佛教文化艺术协会会长,中国佛教协会《佛教文化》杂志社董事长。但该微博的最后一条推文停留在2015年。

李唐3.jpg

分割线c

曾孝濂:不理会,也不会去打官司

对于此事,当事人曾孝濂又持怎样的态度呢?26日上午,记者联系上曾孝濂,就此事进行了采访。

81岁的曾孝濂目前正在昆明的家中,谈到此事,曾老表示自己刚刚经历过一场大病,目前正在修养中,每天会花6、7个小时画画,“我无可奈何啊,没有精力去管这件事,也不会去打官司。对此我不予理会,置之一笑。时间是最宝贵的,我会把更多的时间用于画画。”

曾孝濂还表示,自己在上世纪90年代末打过一次官司,当时他的作品涉嫌被别人抄袭,但最后官司输了,这件事让他很失望,备受打击。

记者:画家“李唐”涉嫌抄袭您作品的事情听说了吗?对此您的态度是?

曾孝濂:其实我之前也遇到过被抄袭的事情,曾有一家少儿读物翻拍我的作品用在刊物上,后来对方道歉了,我也没有追究。有时遇到我的作品用于公益宣传,虽然没有和我打招呼,但我还是能理解的,高兴的。这次对方的抄袭行为很恶劣,是不对的,但我不会生气,因为对这种人没有道理可讲,大家的舆论已经让他得到教训了,我对此不予理会,置之一笑。

记者:如今您正在进行哪方面的创作?未来有什么创作计划?

曾孝濂:现在我每天都会花6、7个小时画画,最近有植物学家发现了一种新科植物,我已经收集好了这种新科植物花的资料,等收集好果实的资料后我就准备把它画出来。另外,我还有个3年计划,计划3年内画100幅国画,主题是西双版纳的植物、生态,用作品呈现我对植物与自然的感悟。

 记者:画了一辈子植物,您对植物的感情是怎样的?

曾孝濂:植物是大自然的生产者,是大自然赖以生存的基础。植物是有意识和灵魂的,植物对于我不仅仅是朋友。我喜欢安安静静地画画,就像森林中的一片树叶,静静地来,静静地走。

分割线c

律师说法:抄袭认定由法官综合判定

 此次李唐作品是否侵权曾孝濂的作品,记者采访了法律人士。

法学博士、云南刘文华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文华律师表示,根据《著作权法》规定,作品必须具有独创性。抄袭的作品,因不具有独创性而不受法律保护,即抄袭者不享有法律上的著作权。

本案涉及两件美术作品的抄袭认定问题。美术作品的抄袭认定,法律上没有细节规定。实践中,往往由法官根据生活经验,结合作品的立意、构思、布局、着色等方面进行综合判定,必要时法官也可以征求行内专业人士的意见。如果认定为抄袭,则抄袭者应当承担民事赔偿的责任。至于刑事上的侵犯著作权罪,初步判定不构成。因为该罪有一个构成要件是“以营利为目的,复制发行他人作品”,涉案作品,虽然高度相似,但尚不属于复制,即不是完全相同,不符合定罪要件。

分割线c

云南知名艺术家叶永青被指控抄袭

近年来艺术圈的大事,都和云南有关。就在一年前,云南艺术家叶永青被比利时画家指控抄袭。

叶永青,1958年出生于云南昆明,1982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绘画系,曾在北京、上海、新加坡、英国伦敦、德国慕尼黑、德国奥格斯堡、美国西雅图等地举办个展。现任四川美术学院教授。

2019年3月初,比利时艺术家克里斯蒂安•希尔文(Chiristian Silvain)通过比利时多家媒体发声,称中国艺术家叶永青“抄袭”其作品,而且“抄袭”的年限还是30年。

抄袭云南知名植物科学画家曾孝濂12.jpg

(左:比利时艺术家西尔万的作品,1990年;右:叶永青的作品,1994年)

抄袭云南知名植物科学画家曾孝濂13.jpg

抄袭云南知名植物科学画家曾孝濂14.jpg

(外媒对两位艺术家作品进行的对比。视频截图)

随后,叶永青在朋友圈发布一封公开信中称,靠“抄袭谋取暴利”不是事实。此前,他曾表示克里斯蒂安•希尔文是“对我影响至深的一位艺术家”。

通过雅昌艺术网搜索叶永青近年拍卖成交纪录可以看到,部分被指抄袭的作品有着不错的市场成绩。叶永青的作品中不乏成交价数百万的画作。

抄袭云南知名植物科学画家曾孝濂15.jpg

(部分叶永青作品在拍卖市场上的成交价。雅昌艺术网截图)

叶永清在公开信中附上了律师声明,表示后续事宜将由律师协助处理。针对此事,四川美术学院也发布相关声明展开调查。

但截至目前,并未有该事件进展的报道,似乎已经不了了之。

分割线c

新闻多一点

画家曾孝濂:一花一鸟皆生命,一枝一叶总关情

一花一鸟皆生命,一枝一叶总关情;笔耕不辍数十载,一意孤行意未尽。这是一位79岁老人对自己半个多世纪绘画生涯的感叹,他是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教授级画家曾孝濂。曾孝濂先生的作品《云南花鸟》不久前被“2017书香昆明·好书评选系列活动”评为“云南十大好书”,该书为读者呈现出一幅美不胜收的画卷,其中的花鸟每一幅都饱含深情,让人着迷,这是曾孝濂通过画笔对故乡云南的讴歌。

曾孝濂7.jpg

“2017书香昆明·云南十大好书”之《云南花鸟》

这些画让云南之美有了具象呈现

在十部获奖的“2017书香昆明·云南十大好书”中,《云南花鸟》彰显着质朴的自然气息与云南风情。授奖词如是说:他写生,曾走过疟疾横生的原始丛林;他临摹,坐得住寂寞的冷板凳。他是纸上的造梦师,《云南花鸟》中的彩墨科学画,是电脑时代的非凡异类,是工笔领域的巨匠之作,亦是人类与自然共鸣的无声之歌。

曾孝濂3.jpg

“红脚鹬”出自曾孝濂《云南花鸟》之《云南鸟》卷

《云南花鸟》是曾孝濂历时多年创作的生物绘画集,包括《云南花》和《云南鸟》两册。其中《云南花》收录了包括滇山茶、野百合、网檐南星等在内的91幅作品;《云南鸟》中则收录有包括绿孔雀、白鹭、燕雀等在内的112幅作品。曾孝濂用画笔画故乡的花与鸟,山与水,每一支羽毛与每一个花蕊都栩栩如生,令人回味无穷。这些画让云南之美有了最具象、最温暖的呈现。

笔耕不辍数十载,一意孤行意未尽

曾孝濂1959年进入昆明植物研究所,当时《中国植物志》编纂工作启动,需要很多插画师,他被分配到植物分类室。期间他先后为《中国植物志》等五十余部科学和科普著作创作2000余幅插画,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美术展。此外他还先后设计了九套邮票,其中1991年的《杜鹃花》,1992年的《杉树》,2000年的《君子兰》都被评为当年度全国最佳邮票奖。《中国鸟》获得第十三届政府间邮票印制者大会最佳连票奖,这是中国第一次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获得该项奖项。曾孝濂为生物绘画注入了自己全部的爱与情感,让笔下的一花一草一木都迸发出生命的力量。

曾孝濂4.jpg

曾孝濂设计的《中国鸟》邮票

画了半个多世纪,曾孝濂仍然觉得画不够。他退休后甚至比工作时更忙,忙于创作,忙于到各地采风、写生。曾孝濂感叹:“我是土生土长的云南人,喝松华坝的水、吃红土地的粮食长大。没有别的本事来报答家乡的养育之恩,唯有手上一只秃笔,用它来画故乡的花、故乡的鸟、故乡的树木山水,以此来宽慰自己,也给观者留下些许回味。展现更多的家乡美。”《云南花鸟》获得“2017书香昆明·云南十大好书”之称号后,曾孝濂用一首诗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与对生物绘画的深情:一花一鸟皆生命,一枝一叶总关情;笔耕不辍数十载,一意孤行意未尽;忽闻老家有点赞,撸起袖子加油干。

分割线c

对话曾孝濂

生物绘画迎来了春天 期待更多年轻人加入

记者:生物绘画也就是科学画的特点与价值是怎样的?

曾孝濂:生物绘画比科学画的称法更恰当,因为生物绘画是面向大自然的,范围更广。生物绘画有非常悠久的历史,特别是在欧洲,中国古代也有。它源远流长,是一个受大众欢迎的画种。生物绘画必须使用客观性、写实性的手法,准确地描绘这个物种的形态特征,表现其生命状态,这个绘画既有鉴别这种物种的功能,也有单独的审美价值。这种绘画还要有一定的专业知识支撑。此外,生物绘画需要博采众长、多元共存,创作者在绘画实践过程当中应该不断地总结经验,最终形成自己的风格。这是我自己对生物绘画的理解,也是我实践过程当中遵循的标准。

记者:创作生物绘画中如何将严谨的科学性与艺术创作完美融合?

曾孝濂:生物绘画将科学与艺术进行了融合,科学的本质特征是抽象,艺术的本质特征是形象,但是科学并不排除艺术,艺术也不排除科学,植物科学画要求与艺术融为一体,要美。还有,生物绘画不是冷漠再现,而是要热情地讴歌,对大自然与生命心存关爱与眷恋,要心中有爱,带着感情与它们对话,我认为生物绘画最高的境界是——你要还原它的生命,让它就迸发出一种生命的力量。花一鸟皆生命,一枝一叶总关情,但愿看画的人能关爱这些大自然里的生命。

曾孝濂5.jpg

曾孝濂《云南花鸟》之《云南花》卷


记者:《云南花鸟》出版后受到了诸多关注与好评,你认为这本书之于读者的意义是什么?

曾孝濂:我画了50多年的生物绘画,《云南花鸟》是在我退休后创作的,我想把打动我的生物画下来与更多人分享。其中《云南花》我创作了大约两三年,《云南鸟》画了约五六年。画这部作品也源于我的家乡情结,云南的动植物资源非常丰富,是进行生物资源研究、美术创作,特别是生物绘画创作的福地。我没有别的本事来报答家乡的养育之恩,唯有手上一只秃笔,用它来画故乡的花、故乡的鸟、故乡的树木山水,以此来宽慰自己,也给观者留下些许回味。

记者:如何看待生物绘画在当下的发展与未来趋势?

曾孝濂:生物绘画是既古老又新兴,既大众又小众的画种。如今生物绘画在国外有复兴的趋势,在中国也迎来了掀起了学习热潮,可以说迎来了生物绘画的春天。现在国内一些学校经常会带着孩子们到田野中观察、记录、创作生物绘画,我觉得特别好,除了普及生物绘画,也可以从小培养孩子们的生态意识。我希望更多的年轻人加入现代生物绘画的行列中,形成有中国特色的生物绘画。我相信下一代肯定比我们画得更好,我们这一代人的未竟之志希望年轻人们来完成。

记者:进行生物绘画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从事这一创作需要具备什么条件?

曾孝濂:从事生物绘画分不同的人群。作为一般爱好者,你可以将其作为一种生活方式,从朴素的感觉开始观察记录创作,不受学科的限制;如果想将其作为一种职业,那就需要投入许多精力,需要有一定的绘画造型能力、生物知识等,还需要查阅大量资料,并投身到大自然中创作采风。

记者:您曾经无数次到云南各地、国内外各地的野外写生采风,与大家分享一下这些经历的感受。

曾孝濂:每次到野外采风对于我是非常快乐的时光。每天都在兴奋当中度过,感到造物主的鬼斧神工。每一个生命都有自己的位置,犹如一个交响乐队,各自演奏不同的音符,合成一场气势恢宏的天籁之声。当你置身其间,会将所有纠结和烦恼都置之度外。那些平凡而奇妙的音符,也许会跳荡在人类的脉搏中。那些经历对我的生物知识和价值取向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在野外采风与室内创作相比最重要的一点是会对某种生物形成直观的第一印象,这种感觉会引领你的创作,帮助你很好地画出生命的状态。

曾孝濂6.jpg

曾孝濂《云南花鸟》之《云南花》卷

记者:回顾自己的绘画人生,有何感想?

曾孝濂:我画了半个世纪,觉得还是没有画够。我会像匠人那样一直画下去,一条道走到黑。退休之后我甚至比工作时更忙,我还想画一些新的东西出来,创作时我感到特别愉悦满足。

用几句话总结自己绘画生涯:信手涂鸦一顽童,机缘巧合入画途,以蜡叶标本为依据,为植物志画插图。世人多不屑一顾,我偏觉得味道足。既要坐得冷板凳,也要登得大山头。时而心猿意马闯深山老林,领略狂野之壮美;时而呆若木鸡静观花开花落,澄怀味象感悟生命之真谛。动静之间寻觅灵感之沃土。以勤补拙,死抠硬磨,练就无法之法。凝花鸟树木于笔端,哄慰自己,也给观者留下些许回味。随意而安,尽力而为,平平淡淡,自得其乐。

来源:都市时报、云南新闻网、文旅头条

责任编辑 顾庆华

校对 郭毅

编审 张明

热门评论
{{ vo.user_nickname }}
{{ vo.create_time }}
这里是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