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屏·开评】我将会因马斯克而记住今年
2020-09-02 推荐新闻 阅读量 3.15k 3.15k

64f3-iypetiv3033398.jpg


北京时间8月29日,美国知名企业家埃隆·马斯克用3只小猪展示了其旗下“神经连接”公司最新的脑机接口技术,引起广泛关注。(9月1日《春城晚报》A12版)

人类大脑是已知宇宙中最复杂的物体。马斯克的“脑机接口”,等于是在大脑和计算机之间搭建出一条通道,虽然这还只是条羊肠小道,但人类的最终目标,是建造出一条高铁。这不禁让人想起阿姆斯特朗踏上月球时说的那句话:这是一个人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

遗憾的是,阿波罗登月计划在执行过几次后,从1972年至今的近50年里再也没有人能登上月球,直到最近美国宇航局(NASA)又提出“重返月球”。但我认为“脑机接口”和阿波罗计划没有可比之处,因为“脑机接口”牵涉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其现实意义远远高于登月,其商业价值更不可估量。尽管业内人士对马斯克此次发布会评价不高,认为其在技术上并未取得突破性进展,只是在系统集成方面做得比较好,但既然之前马斯克的特斯拉和SPACE X都取得了巨大成功,可以预料的是,随着这次发布会所引发的广泛关注,“脑机接口”这个领域即将成为资本蓝海。

原因很简单,“脑机接口”所指向的未来简直太诱人了:瘫痪病人重新行走,盲人重见光明,与大脑有关的疾病都能治愈,人类相当于给大脑加了个外挂,甚至还有可能选择意识上传从而达到永生……

不夸张地说,人类这个物种有可能被“脑机接口”重新定义。但这就牵涉到其面临的最大问题:伦理问题。比如说马斯克的这次发布会的实验对象是猪,而不是智力水平更高的猴子,很可能就是考虑到伦理上的争议,而这个实验至今也没有通过人体实验批准。这还只是刚起步的阶段,该项技术越成熟其所面临的伦理上的争议也会越大,虽然为时尚早,但我想谈谈两个为人所忽略的伦理问题。

第一,死亡可能将被重新定义。1968年哈佛医学院特设委员会把死亡定义为不可逆的昏迷或脑死亡。“脑机接口”则意味着人类的意识可以脱离肉体而存在,那么肉体陷入不可逆的昏迷和意识保持清醒也就并不矛盾了,心脏停止跳动这类的描述也会无法再唤起人们对于死亡的联想。对于人类已经形成数万年的死亡概念,势必会被重新定义,“我思故我在”或许将从晦涩难懂的哲学概念变为人尽皆知的生理事实,笛卡尔也将成为最伟大的哲学家。

第二,如何面对永生?既然死亡变得和以往不一样,那么其对立面:生,自然也要让我们去重新认识。人类社会得以保持平衡的众多规则之一,就是死亡,无论富贵或贫贱,在死亡面前众生平等,各阶级从而能保持相对的稳定性。然而“脑机接口”会打破这一从人类社会起始就形成的平衡,钱可以买来永生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前段时间热播的科幻美剧《上载》就描绘了这样一种可能性,这种所谓的永生意味着只要不断电,人的意识就可以在机器端甚至是云端一直存在。这就需要在面对意识上传做出不同选择的人群之间重新建立平衡,而更深层面的问题是,在选择将意识上传的“永生”者身上,将如何去处理同样会永远存在的痛苦体验和回忆?没了肉体,将怎样重新去定义“人”这个概念?

哪怕只有很小的永生的可能性,已蕴藏着巨大的诱惑。或许这可以解释为何在发布会举行后两天,特斯拉的股票大涨,马斯克净资产超过扎克伯格,成为仅次于贝索斯和比尔·盖茨的全球第三大富豪。

“脑机接口”如此充满赛博朋克风的科幻装备出现在我们面前,似乎在提醒如今已是2020年,或许在未来回望,今年将因马斯克被载入史册。

首席评论员 张京徽
编辑 吴龙贵
审核 邓建华

热门评论
{{ vo.user_nickname }}
{{ vo.create_time }}
这里是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