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群力丨一张12年前老照片背后的故事
首页2020-11-04 12:12

曼班三队沧海变桑田1.jpg

一张老照片,勾起一段12年前的回忆,也让相隔3000多公里的两个人重新联系在一起,续写一段佳话。

一张12年前老照片背后的故事1.png

2008年丽娟跟随西双版纳自治州边防支队到曼班三队送物资时,摸着那过的小脸。

一张12年前老照片背后的故事2.png

2020年,现在的过已12岁,上了小学五年级。

10月27日,蹲点在曼班三队采访的记者看到一张老照片:照片里,一位年轻的拉祜族母亲背着自己刚出生不久的孩子,身穿迷彩服的女战士伸出手,正在摸孩子的脸蛋……随后,记者辗转联系上照片中的女战士丽娟,并发去了老照片,询问是否记得照片中的情景。

一张12年前老照片背后的故事3.png

过的爸爸妈妈在家带孩子,家里收拾得干净整齐。陈飞摄

一张12年前老照片背后的故事4.png

记者替丽娟买了衣服送给过试穿

“当然记得,这是08年我在西双版纳边防支队挂职时,跟随支队前往曼班三队送物资的情景。”丽娟如今已是中国人民警察大学智慧警务学院的教授,得知老照片里当年被自己摸过小脸蛋的孩子名叫那过,如今已上了小学五年级后,她的语气有些激动,感叹着这份可喜的变化和难得的缘分,请求采访团将一些孩子和村寨的近照分享给自己,并通过微信转来1000元,委托我们为那过购买一些生活、学习用品,聊表牵挂。

一张12年前老照片背后的故事5.png

老师和过一起收拾丽娟送来的衣服和学习用具

一张12年前老照片背后的故事6.png

过的妈妈培带着孩子在村寨里打茶籽

购买好书包文具、衣服鞋子后,采访团驱车前往那过所在的布朗山乡曼囡小学,见到了课间休息的那过——齐刘海、低马尾、皮肤黝黑、个子有些瘦小,显得有些拘谨。收下衣物后,那过从购买的衣服里选了一身穿上,来到镜头前唱了一段拉祜语民谣,作为对这份牵挂的感谢。

一张12年前老照片背后的故事7.png

过在学校里上课

凌晨,丽娟在朋友圈里这样写道:“世间就是这样,兜兜转转还会遇见……当年的茅草房通电通水了、当年襁褓中的女孩12岁了、当年的男孩子成了帅小伙、再也没有十几岁就当妈妈的情况、再也没有不上学的情况,曼班三队再也不是与世隔绝的地方……”

一张12年前老照片背后的故事8.png

丽娟送给过的衣服和学习用具

应记者邀请,丽娟将12年前照片背后的故事写成文字发给了报道组,曼班三队的贫困程度有多深、脱贫难度有多大,从她的文字里,我们不难感受。

以下是原文——

2008年11月的西双版纳,在景洪还是很热的。周末清晨,我们十几个人从支队乘车,带了很多米面粮油、衣服,还有被褥等生活用品,(真不知道这个要做什么)一路穿山洞,扎进了勐海方向,勐海山头雾气缭绕,确实也冷了不少。车还在前进,我不禁感叹:云南的山路十八弯远不止十八弯啊!大约三小时后,我们与布朗山站的同志们汇合并继续前行。后面的“路”更难走了,颠簸、尘土、悬崖……肚子里翻江倒海,心中暗暗后悔此行。

中午时分,车终于停下了!本以为终于到地方了,其实才是万里长征第一步,这时我才知道此行将前往“曼班三队”——边防派出所在日常走访工作中,了解到他们的存在,先期已经来过,这次前来一方面是更加细致地了解情况,另一方面是给他们送一些生活用品。

行到此处,车已无法前行,物资还要送进去,我们每个人需要负责一部分,大家背在肩上,每人挑了一根结实的树枝作为拐杖继续前进……从小在城市长大的我,感到既新鲜又有点害怕——在这之前,我所经历过的最大挑战大概是军训和400米障碍,不禁问了自己一句,我能行吗?

说是路其实根本没有路,也没有人行走过的痕迹,山虽然不高,但很难走,一会儿是植物丛,一会儿又要沿着悬崖向前爬,大家在摸索中前行,我的行动太慢了,不一会儿就被队伍落在后面……自己行路都困难,哪还有能力背东西,物资被其他同志帮忙背走了,我还要拖累一两个同志一路上连拖带拽,哎!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手机没信号,咬牙也要前行啊,我可不能给学校丢人!悬崖峭壁、荆棘丛生、蚊虫叮咬……一路跋山涉水,齐大腿深的河整整趟了九次,下半身全湿了,河水混着土、身上和了泥,这辈子可能我不会再有这样的经历了,我也不想再有了!

大约在下午3点终于到了目的地!寨子里(其实当时根本不算寨子)的男女老少大概四五十人的样子,全都聚集在那里,等大家一到来,哗得围了过来,支队长让大家赶快卸下物资,东西一下就没了,几个老奶奶甚至把自己上衣里都塞得鼓鼓的……不管怎么说,我,终于可以稍微休息下,看看这是个什么地方了。

这里的山川草木与版纳其他地方其实没太多区别,但这里的“房子”在我看来就是个茅草屋,真的茅草屋,最大一个里面也无法让人站立,除一些黑乎乎的破被子,和一些零碎的生活用品外,再没有其他了。

这个画面,太让我震惊了,从小到大在电视里见过贫苦,但这是原始啊!2008年,中国的奥运会都开了,怎么在祖国的土地上还有这样的地方?更让我震惊的是,他们与外界交流甚少,语言与当地的民族语言也相差很多,交流困难;他们也没有日期的观念,对自己所处的时代没有概念;大多在十四五岁就“结婚生子”,我面前那个瘦小的女孩子身上背的竟然是她女儿……若不是亲眼所见,我绝不会相信!

我们能做的是什么呢?支队千辛万苦过来真的是用心良苦,带来的物资只能暂时缓解一些问题,从长远看任重而道远。我们在这里没有停留太久,因为还有漫长的下山路要走。卸下物资,下山其实也没有更容易,该趟的水一次也没落下,山陡路滑,大家都万分小心,拄着树棍、抓着峭壁上的草缓慢前行,互相反复提醒,因为“路”只有不到50公分宽,脚一滑就可能摔到山底,这一次我没有掉队!

大概下午5点,我们终于回到停车的位置!很晚很晚,我才回到景洪,累到连澡都没力气洗。军装的泥土洗干净了,鞋子成了泥壳,只能扔掉。由于连续下坡,脚用力不正确,两只脚的大拇指在第二天就全部淤血,这份疼痛,在记忆里整整停留了一年,直到第二年秋天才逐渐退去。


统筹策划 谭晶纯

云报全媒体记者 郑海燕 浦美玲 戴振华 赵雨桐/文 陈飞 普建彬/图

编辑 朱丽

编审 刘超

专题更多>
开屏学习【云南这一年】2021云南两会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 继续奋斗 勇往直前2021州市两会云南旅游革命“三部曲”
电子报更多>
img
热门新闻更多>
    滇ICP备13000630号-1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5
    未经开屏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网站法律顾问——云南云都律师事务所主任尚显达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92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