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人围猎云南官员过程披露!攀附两任省委书记的厅官:我良心被狗吃了!
首页2020-12-01 14:20

11月30日至12月2日每晚8时20分,由云南省纪委监委宣传部、云南广播电视台拍摄的反腐警示专题片《围猎:行贿者说》陆续推出,起底“围猎”现象,解析“围猎”机理,揭开温情面纱下的真实面目。11月30日晚,第一集中有6名“围猎”者和5名被“围猎”者“现身说法”——

■不法商人程绪库,“围猎”云南省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周凯;

不法商人鲁逸荣,行贿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许雷;

不法商人孙钢,行贿云南省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党工委原书记、管委会原主任罗建宾;

昆明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昌宏,行贿云南省司法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赵立功;

曲靖市公安局二分局原分局长赵树云、云南省煤炭工业管理局原总工程师杨浩,行贿云南省农垦局原党委委员、副局长冯学忠。

“围猎”一词,本意是从四面合围起来捕捉动物,在反腐败斗争中,是指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拉拢腐蚀党员领导干部。梳理党的十八大以来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很多领导干部出问题,就是由于没有抵制住形形色色的诱惑,成为不法分子的“猎物”,最终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这些不法分子是如何挖空心思“围猎”领导干部的?“围猎”之下,有的领导干部为何会“败下阵来”?如何斩断“围猎”和甘于被“围猎”的利益链?专题片中,“围猎”者和被“围猎”者以惨痛教训“现身说法”,令人警醒。

分割线a

“我自己都想不通,我就觉得自己的良心被狗吃了。” 

商人围猎云南官员过程披露!攀附两任省委书记的厅官:我良心被狗吃了!1_副本.png

许雷“现身说法”。视频截图

商人围猎云南官员过程披露!攀附两任省委书记的厅官:我良心被狗吃了!2.png

鲁逸荣“现身说法”。视频截图

视频来源:云南广播电视台

在不法商人鲁逸荣行贿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许雷一节,专题片详细介绍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令人警醒。

公开报道显示,许雷出生于1966年10月,早年在云南建工集团工作。2005年,云南城投集团的前身——省城建投成立,他便出任董事长,直至2019年5月主动投案。

鲁逸荣称,自己2002年起做房地产投资,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许雷,看中他国企的背景、权力,可能带来更多的商机。

最开始,鲁逸荣先借给许雷50万元,许雷拖了一年多也没还。后来许雷到了云南城投,有了业务往来。他便撕毁借条,表达“忠心”。2003年至2017年,他对许雷“关怀备至”,累积输送1600余万元。而许雷成为他的铺路石,或者给项目,或者给资源。

“我对钱有欲望,因为要应付女人,应付一个庞大的关系网和开支,维护这些关系。”许雷自述,除此之外,他还通过攀附秦光荣解决了副厅,攀附白恩培解决了正厅,尝到了甜头。

“美色的螺丝松了后,就把金钱的螺丝给松了,最后权力的螺丝也松了。这样就走入了美色、金钱、权力这个怪圈了。”许雷忏悔道,这是一条邪路,不管你以后升到多高的位置,总有一天会出事,爬得再高也会掉下来。“我自己都想不通,我就觉得自己的良心被狗吃了。”

2019年11月,许雷被双开。云南省纪委监委的通报称,其严重污染城投集团政治生态,并且毫无政治底线,千方百计攀附领导干部及其家属,还威胁纪检干部。

今年4月23日,大理中院在昆明公开开庭审理许雷涉嫌犯受贿罪、行贿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一案。

商人围猎云南官员过程披露!攀附两任省委书记的厅官:我良心被狗吃了!3.jpg

许雷受审。图源:云南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公诉机关指控:许雷收受他人贿送的巨额财物,共计6529万余元;2000年至2009年期间,许雷分二十次共向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行贿人民币60万元,谋取不正当利益;2010年至2018年期间,许雷超越职权,造成国有资产损失共计16347万余元。

 分割线a

“从我们的角度,我们就是猎人,这些领导就是猎物” 

商人围猎云南官员过程披露!攀附两任省委书记的厅官:我良心被狗吃了!4.png

周凯“现身说法”。视频截图

商人围猎云南官员过程披露!攀附两任省委书记的厅官:我良心被狗吃了!5.png

程绪库“现身说法”。视频截图

视频来源:云南广播电视台

专题片第一集还披露了重庆商人程绪库“围猎”云南省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时任云南机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周凯的过程—— 

通过朋友介绍,程绪库在饭局上结识了周凯;此后,每每得知周凯要回到成都家中,程绪库就提前去机场接他,一步一步靠近他同他攀关系。

两人成长经历类似,有共同爱好,交往多了,彼此间的信任建立起来。“认识以后还是觉得这个人比较放心,也没想过他会害我。”周凯说。

然而在专题片中,程绪库暴露了真实目的:“我们花很多心思去揣测他、观察他、了解他,花很多精力去逢迎他、讨好他,花很多的钱,哪怕是东拼西凑也都要满足他的要求,这就是一个‘投资’,这个‘投资’是属于一本万利的事情。” 

程绪库赤裸裸地说:“在我们眼中,他就是我们获取利益的一个工具。我们的目的,就是要从他们身上获取更大的利益。没有谁从一开始会说,是抱着交朋友的目的去的,所以跟我们交往也是很危险。” 

据专题片透露,认识周凯3年间,程绪库的“围猎”渗透到他生活的方方面面。周凯也没有想到权力会给自己带来那么大利益,“他最后数钱,都已经数到害怕了,他觉得这个已经不是在数钱,而是自己在给自己‘坟头’撒纸了”。重金辅助下,程绪库顺利打通了周凯权力和资本之间的变现暗道。

据云南省人民检察院11月27日通报,日前,周凯涉嫌受贿罪、为亲友非法牟利罪一案,经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向楚雄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楚雄彝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被告人周凯在担任云南机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昆明国际航空枢纽建设指挥部总指挥长、昆明长水机场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同时被告人周凯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的盈利业务交由自己的亲属进行经营,使亲属谋取到了特别巨大的利益,致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依法应当以涉嫌受贿罪、为亲友非法牟利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分割线a

“这些老板在我的帮助下发了财,在未来我有困难有需要的时候,也可以帮帮我……”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报道文章还对该系列专题片更多内容进行了预告。

不法商人甘健邑“围猎”云南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刘岗,从四包烟开始——

平常见到刘岗,甘健邑总是点头哈腰,甘当小弟,但他觉得这还不够,又仔细研究刘岗的爱好。刘岗烟瘾大,他一到周末就拿四包烟来,在刘岗家花园里陪他聊天;刘岗忙于工作,家里关照比较少,他就天天过去帮忙,刘岗媳妇和孩子都把他当成了自家人……

一次,刘岗用甘健邑的车去旅游,甘健邑放了5万元钱在车上,刘岗收了,甘健邑觉得可以跟他提要求了。而在“温水煮青蛙”式的“围猎”中,刘岗内心的党性原则也渐渐松动了:“这些老板在我的帮助下发了财,在未来我有困难有需要的时候,也可以帮帮我……”

此后,刘岗违规托管私人公司,在未签订借款协议、约定利率和还款期限的情况下,违规将1.02亿元借给甘健邑个人使用。

女商人何清帆以“谈恋爱”的手法,从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原局长涂力军手中承揽了2.1亿元项目。

打完“感情牌”,何清帆又打“影响牌”:为了拿下昆明市公安局呈贡分局原局长肖为民,她一个电话把上级领导的秘书叫过来,为自己营造气势,向肖为民施加影响,进而达到“围猎”目的。

张勇,云南省文山州某房地产公司负责人;付加兴,云南省文山州人大常委会原主任。两人曾长期是上下级关系。付加兴任文山州委常委、文山县委书记时,张勇在文山县驻昆明办事处任职,此后文山在北京建办事处,付加兴推荐张勇任办事处主任。那些年张勇生活贫困,回家看望父母的钱都是付加兴掏的。

张勇退休后,付加兴又主动带他做项目,此后张勇承建了文山州人大一期家园项目,赚到“第一桶金”。事后,张勇拿出一半利润,送到付加兴面前。付加兴当时“内心很激动,认为没有看错这个人”。

张勇曾无数次在付加兴面前表白,称付加兴是他的再生父母,是他的贵人,他所有的财富都是付加兴给予的。付加兴也一直认为,张勇重义气,不会出卖自己,“我们平时相处就像亲兄弟一样,有种山盟海誓的感觉”。

然而,2018年,张勇被查,没过多久,付加兴就被张勇举报了。

张勇说,付加兴前期帮他时未图回报,“我没有钱,他也帮我,到后期帮我,已经有了贪欲在里面,帮我的过程中他为自己谋利1400多万元”。

“我想到付加兴这些年对我的好处,但完了我还是决定要供述他。”张勇说。他先是口头交代了自己和付加兴的犯罪事实,第二天又配合纪委同志做了笔录,“既然要交代,就彻彻底底的,把它说清楚,做了笔录之后,整个人就轻松了”。

身陷囹圄之后,付加兴说:“不管他说得多甜言蜜语,喊你爹妈,喊你大爷,喊你恩人,你都不要当真,我就是当真了。”他也意识到:“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自己的错。”

“围猎”类案件,暴露的是行贿者逐利的天性、以小博大的丑恶本质,以及受贿者因馋上钩、因欲弄权、贪婪沉沦的丑态。这种靠利益交换建立的“铁关系”看似牢固,在党纪国法面前不堪一击。正如一位行贿者所说:“像我们这种商人的保证,这些信誓旦旦,那是张口就来的,不值得一闻,绝对不可相信,也不可靠。”

商人围猎云南官员过程披露!攀附两任省委书记的厅官:我良心被狗吃了!6.jpg

王俊强资料图 来源:德宏网

专题片中,云南省委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原副主任王俊强用“拍马”“骑马”“打马”“落马”,来概括“围猎”者与被“围猎”者之间关系地位的转变,以及双方角力的过程:

我跟一个商人认识后,他对我无微不至,表现得像个忠实的家奴,这是“拍马”;博得我的信任后,他开始在外面“骑马”,以我的名义招摇撞骗,甚至说想要当官找他;到了后期,他也穷困潦倒了,因为他知道我和李某某的情人关系,就要挟我们跟我们要钱,这是“打马”;最终正是他致使我“落马”。

分割线a

面对无所不用其极的“围猎”,领导干部要保持足够警惕

什么样的对象最好“围猎”?对此,“围猎”者程绪库有一番“高见”:“一是行事作风很霸道,如果一个领导在单位按照规矩规则办事,我们没有‘围猎’的机会,他行事作风霸道,他才可以去突破一些规矩规则。另一个是喜欢追求奢侈生活,有很多爱好,他的爱好超出他自身的经济能力。这样的领导,是我们喜欢去‘围猎’,喜欢去攻陷的。”

“我先设定一个某某领导,不管是国有企业也好,政府的领导也好,我把他当成猎物,怎么用猎人的智慧狡诈去给他下套。”

“当我们把这些利益,把这些金钱摆在你们面前的时候,请你们一定要小心,要保持足够的警惕,一定要有足够的安全距离,往前踏一步就会万劫不复。” 

专题片中,“围猎”者这样现身说法。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教授刘嘉分析了领导干部被“围猎”的三个回合:

第一个回合叫非对称互惠,“围猎”者不断向官员输出资源,却从不要求任何回报或只提出很小、符合规定的要求,其目的是要掩盖交往的利益目的;

第二个回合叫情感性输出,“围猎”者输出的资源,通常专投被“围猎”者所好,较好地满足了其在精神层面上的偏好,被“围猎”者先是念念不忘、难以割舍,然后开始享受这段关系,最终甘于被“围猎”;

第三个回合叫循序渐进,“围猎”者开始时只是采取登门拜访、请客吃饭、日常小礼物等普通的人际交往形式,关系紧密后,逐渐加大腐蚀的成本投入。此时,被“围猎”者防御心态逐渐减弱,把“寻租”当成是朋友之间的帮忙。

“面对利益集团无所不用其极的‘围猎’,领导干部要保持足够警惕。”刘嘉说。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再次强调,要“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对巨额行贿、多次行贿的严肃处置,坚决斩断‘围猎’和甘于被‘围猎’的利益链,坚决破除权钱交易的关系网”。

 近年来,云南省纪委监委坚持“查受贿带行贿、查行贿带受贿”,在对受贿案件进行审理处置时,连同行贿人一并提出处理意见,提交省纪委常委会、监委委务会研究审议,并综合运用留置、纪律处分、谈话函询、教育约谈等多种措施强化对行贿人的处理,特别是对巨额行贿、多头多次行贿,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的,依法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云南省纪委监委还联合检察院、法院等部门梳理云南省追赃和追缴不正当利益工作情况,明确追缴条件、程序、范围和责任,合理运用纪检监察建议等手段,既推动追缴行贿人财产性不当得利,也追缴政治待遇、职务晋升、资格资质、荣誉奖励等附带性利益。

据了解,一些地方还建立行贿人数据库,将“围猎”党员领导干部、存在行贿行为的企业和个人列入黑名单,实行动态台账管理。

行贿人黑名单制度

行贿人黑名单制度已在全国探索了18年。行贿人黑名单最早由浙江宁波市北仑区检察院2002年率先推出,之后升级为全国行贿犯罪档案库。

前段时间,湖南省纪委监委发出通报,湖南省铁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等13家企业、36名个人被列入湖南省工程建设项目招投标突出问题专项整治第一批“黑名单”。自名单发布之日起一年内,他们都将受到限制从事招投标活动、取消享受财政补贴资格、强化税收监控管理等联合惩戒措施。

海南省对医疗领域商业行贿不良记录实行动态管理和公示,对列入“非诚信交易黑名单”的生产、经营企业,省各级公立医疗卫生单位在两年内均不得以任何名义、任何形式购入其药品、医疗器械、医用耗材。

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将行贿人黑名单制度与组织人事挂钩,对有行贿犯罪记录的单位和个人进行限制。

在广东省深圳市,政府项目实行行贿行为一票否决制度,只要有行贿记录,就不能参与土地出让、工程建设、政府采购、资金扶持等政府项目,而行贿人“黑名单”数据库正是决策的关键。

点击查看相关报道:以利猎权!围猎:行贿者说!


来源:云南新闻网综合自云南省纪委省监委网站、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长安街知事等

责编 吕世成

编审 张明

专题更多>
云南旅游革命“三部曲”开屏学习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 继续奋斗 勇往直前2021州市两会回眸十三五“重读 重解 重用”西畴精神
电子报更多>
img
热门新闻更多>
    滇ICP备13000630号-1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5
    未经开屏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网站法律顾问——云南云都律师事务所主任尚显达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92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