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5年·我身边的变化 | 呈贡七步场 ,点豆腐的双手,点亮小康生活
首页2021-01-21 16:51

这里,时间划过却不留痕迹。

这里,有着朴素村庄的娴静。

这里,空气中都飘着豆腐香。

以“豆腐”扬名的呈贡七步场社区,不仅有绿水青山里的美丽图景,还有百年传承的古老技艺。“择一事终一生”的执着专注,在七步场人的生活里,擦亮着云南乡村振兴的底色,照亮着他们的小康生活。

呈贡七步场

分割线a

一块豆腐 养活全村

上世纪80年代,七步场,家家都有会做豆腐的人。

李翠珍从小跟着母亲学做豆腐,看着父亲挑豆腐出去卖。当李翠珍嫁给同村的晋鸿元后,她活成了母亲的样子。晋鸿元挑上做好的豆腐,把昆明周边的乡街子跑了个遍。晋鸿元说:“坐着火车去嵩明,下了火车还要再走两三公里。”

乡街子不开的时日里,晋鸿元就在威远街摆摊。摊边的纸板上写着“七步场臭豆腐”,松毛上那一块块臭豆腐散发出浓重的味道,不一会儿,就有人开始排队。卖的时候,晋鸿元扯上一叶早晨摘的芭蕉叶包上豆腐,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捧着带走。很多人还在排队,臭豆腐就卖完了。

晋家臭豆腐有了名气。“卖一天臭豆腐可以赚10多元,很不错了。”靠卖豆腐,晋鸿元家成了村里的万元户。

后来,晋鸿元一狠心,买了辆摩托车,骑着车去马街卖豆腐和腐乳。只要一看到这辆拉风的摩托车出现在马街,买豆腐的人就开始追着,当车停下来时就排队等候。

那时的七步场,80%的家庭一年到头都在磨豆腐、卖豆腐。老话说,世间有三苦:打铁、撑船、卖豆腐。
七步场人的好日子,是苦出来的。

分割线a

一个快进 村庄入城

进入上世纪90年代,晋鸿元、李翠珍与同村人跟着发展大潮,离开石磨走入田间,种起了蔬菜、水果和鲜花。
当发展的巨轮驶过,呈贡的田地、菜地间通了路、起了房。“撤县设区”,更是让呈贡按下了发展快进键。当“巨轮”碾过七步场时,七步场的土地一点点变成了昆玉高速、驼峰街、彩云路和写字楼、现代化小区。
呈贡大了,七步场小了。

2010年前后,不到4年的时间,七步场5000多亩土地全部被征用。

七步场人又从田间再去到城市里万千的岗位中。融入,不那么困难,可也没那么容易。李翠珍在新建的洛龙公园管养绿植和日常保洁。她第一次拿上了固定工资,每个月800元。烈日里寒风中,李翠珍拖着灌满水的皮管一步一挪给绿植浇水,不一会儿就大汗淋漓。除草也不轻松,蹲在地上埋着头,一干就是几个小时。

与做豆腐的辛苦比起来,这又是另一种艰辛。

晋鸿元在七步场附近的现代化小区里当保安。他和同事们三班倒,轮到他上夜班时,冷天裹上棉大衣,不停地围着小区绕,冷了就只能跺跺脚。

晋鸿元的儿子晋方把父母的辛劳看在眼里。“他们闲不住,有活干才觉得有价值。”晋方说。他开始思考,如何让父母生活得更有希望,奋斗得更有奔头。

父母老了,儿子却长大了。

分割线a

一份惦念 唤起乡愁

“太怀念小时候的那口豆腐香了,咋个吃不到了?”得知晋方来自七步场,不少人都会对他说上这么一句话。

听多了,晋方有了个想法:七步场位置好,周边有政府单位和高档小区,人流量不成问题,为什么不能在七步场再把那个味道做出来呢?

“我爹,我们在村里开个豆腐宴餐厅,能做得下来吗?”

“可以呢,我样样都会干。”

晋鸿元一秒都没犹豫,他说:“磨豆腐是我们的生计,一代一代都靠这个手艺生活,转了一大圈,还是得把这个手艺再拿起来。”

2014年,租下社区的集体公房,支上两口柴火灶,一口做豆腐,一口来炒菜,“晋家豆腐坊”重开。

李翠珍还是做豆腐。每天早上8点,李翠珍的工作从晋家豆腐坊里的案板上开始。浸泡了一夜的黄豆有些胀大,磨浆、过滤、煮浆、点浆、成型、划块、发酵等十余道工序,都由她一人完成。同样的程序已经做过几十年,对她来说,做豆腐给自家的豆腐餐厅供货和做豆腐维持一家老小的生活开支,心境截然不同。

晋鸿元不再骑着摩托车卖豆腐,而是拿起锅铲当大厨。蒸臭豆腐、炸臭豆腐、炒臭豆腐、豆花、豆腐圆子汤……晋鸿元能做的都是家常菜,当然,买菜、切菜都包办了。

七步场第一家“豆腐宴”餐厅开张,村里人很不理解。“村子里开馆子,谁会来吃?”少数村里人等着看他们的笑话。得到社区支持的晋方看得长远,这是条路子,也必须得干出样子。

刚开业时,餐厅一天做不了一桌。但是不少周边的上班族来买豆腐时发现,这里开了家“豆腐宴”餐厅,慢慢的就传开了。一桌、三桌、五桌、十桌全满……忙不过来时,晋鸿元就把村里人喊来帮忙,不少人看着“豆腐宴”生意越来越好,村里关停许久的豆腐磨坊都有了声响,“豆腐宴”一家接一家地开起来了。

七步场至今都坚持用传统手工工艺制作豆腐,留住豆腐的原汁原味。在七步场人看来,做人做事就要像豆腐,方方正正、清清楚楚,七步场豆腐的传统味道便不会消失。

呈贡七步场

分割线a

一起努力 共同致富

在豆腐宴里,晋方寻到了儿时的味道。因为豆腐宴,不少人回到了七步场寻找这份记得住的乡愁。李鑫蔚就是其中之一。

早已从七步场走出去的李鑫蔚深耕餐饮市场,所属公司的几家云南菜也开成了连锁店。他对美食挑剔,却唯独忘不掉七步场的那口豆浆。当他得知七步场做起了“豆腐宴”时,他回到了七步场。

“七步场豆腐宴需要更明确的形象,而我们的强项是推广和营销,两方需求一拍即合。”2016年,李鑫蔚与七步场社区达成合作,共同在社区里开办一家“豆腐宴形象店”,选址七步场小学的“七步香”餐厅诞生了,承载着七步场豆腐文化变迁的“豆腐博物馆”也同步建设。为了让七步场豆腐这块牌子叫得更响,2017年,豆腐文化节拉开序幕,文化节期间,每天进村吃豆腐宴的人数超过5万人。凭着“豆腐宴”,七步场的豆腐焕发出生机,成了呈贡乡村振兴中一张亮眼的名片。

七步场活了,但是七步场人的收入和生活,要在“高速”中驶向“高质”,只靠“豆腐宴”,还不够。复苏的手艺让这个传统村落有了留存下来的价值。在今后的规划中,七步场要朝着“豆腐小镇”的目标迈进。“村西口,建个开放式的公园,里面种满银杏树;村东口,新建荷花塘和稻田。让村子一年四季都有不同景观。”晋方说,“七步场要通过一系列的景观提升,打造一批网红打卡点,让七步场的田园变公园、农区变景区,带动村里人共同致富。”


春城晚报-开屏新闻记者 闵楠 文

呈贡区融媒体供图

专题更多>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网络中国节•清明“十四五”新征程【云南这一年】2021云南两会开屏新闻原创产品
电子报更多>
img
热门新闻更多>
    滇ICP备13000630号-1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5
    未经开屏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网站法律顾问——云南云都律师事务所主任尚显达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92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