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绿色能源产业将驶入高速赛道
首页2021-01-26 07:44

金沙江下游、金沙江中游、澜沧江中下游和澜沧江上游四大绿色能源带已崛起,一张巨大的电力输配网将充沛的电力输送至全省,还直通华南、华东。当网与网相接,云南电力输配能力的宽度和广度不断伸展。

昆明市广福路充电站内,“滋滋”的电流经充电枪注入一辆辆新能源汽车。“之前每天加油花费130元左右,现在充电每天花费大概40元,每月可省2800元左右。”网约车车主段师傅享受到了绿色电源带来的实惠和便捷。

前端在山水之间,后端达及人们吃穿住行的方方面面。两端之间,以水电、风电、太阳能等为主的云南绿色能源正加速发展,成为云南第一大支柱产业。在绿色能源的支撑、赋能下,绿色产业链不断延伸,云南的绿色铝材、绿色硅材、新能源汽车产业等全体系发力、势头强劲。

站在“十三五”与“十四五”的交汇点,迎着风口的云南绿色能源产业必将驶入高速赛道,也将实现“变道超车”。

分割线.png

产业发展

第一支柱产业来劲了

世界在建最大水电工程白鹤滩水电站大坝13个坝段浇筑到顶;世界第七大水电站乌东德电站送电广东广西特高压多端柔性直流示范工程,提前半年为粤港澳大湾区经济社会发展送去源源不绝的“生态电”;绵延不绝的群山之巅,一座座风车迎风而立、高速旋转发电;炽热光照下的光伏发电、绵延的油气管线,共同织出一张绿色能源大网。

国家大型水电基地基本形成,能源国际枢纽雏形显现;“西电东送”送电量累计突破10000亿千瓦时,近100%为清洁电力,相当于减排8.25亿吨二氧化碳、148.5万吨粉尘;中缅油气管道、炼油项目建成投产,填补云南石油工业空白,绿色铝、绿色硅产业加速崛起,新能源汽车产业“从无到有”,三大品牌实现量产……一连串闪亮的数据与事实,是“十三五”期间跃居云南第一大支柱产业的能源产业交出的完美答卷,也是“十四五”云南能源产业全面驶入高速赛道的起跑线。

事实上,水电主导的云南绿色能源,依靠正在崛起的金沙江下游、金沙江中游、澜沧江中下游和澜沧江上游四大绿色能源带,挺起了打造世界一流“绿色能源牌”的脊梁。

绿色能源产业链延长了

在绿色能源开发优势不断凸显下,绿色能源与制造业融合发展备受瞩目。

过去5年,围绕绿色能源开发,绿色铝材、绿色硅材一体化产业迅速发展壮大。

在曲靖市经开区的晶澳曲靖生产车间,192台单晶炉整齐排列、高效运转,经过40多小时的高温烧制,一根根近5米长的单晶硅棒顺利出炉。与此同时,不远处的曲靖隆基绿色水电硅材加工一体化建设项目基地机器轰鸣,土建施工、厂房建设、设备安装、单晶棒生产同时进行。从签约到一期首根单晶硅棒出炉,仅用了一年时间。未来3至5年,“硅棒—硅片—电池片—组件”的硅晶全产业链布局,预计可实现产值1500多亿元,云南将建成全球重要的光伏产业生产基地、世界“光伏之都”核心区。

在文山,云南绿色铝创新产业园暨200万吨绿色水电铝项目正在全力建设,这标志着云南迈出了打造千亿级绿色低碳水电铝材一体化基地的步伐,建成后每年可实现工业环节销售收入1000亿元。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波表示,将把园区打造成为国际一流的高端铝业基地,推动云南构建水电铝材一体化发展的全产业链,成为全球重要的绿色铝工业基地。

这些振奋人心的项目,是云南绿色能源产业链不断延伸的开始,也是云南打造世界一流“绿色能源牌”的重心所在。“绿色铝和绿色硅拉动的电力需求以及自身达产后产业链的进一步延伸,将形成保持云南省工业基本面良好的关键新动能之一。”省工信厅相关负责人说。

云南绿色能源产业(图据云南日报)

▲楚雄永仁县光伏发电 通讯员 张文峰 摄

新能源汽车产业起势了

2020年,对于云南的新能源汽车产业意义重大。三大车企实现量产,先后填补了云南省在新能源车生产、验证上的系列空白;充电焦虑和销售焦虑逐渐消失。

在滇中新区,北汽新能源汽车已量产新能源轿车3500余辆;江铃新能源汽车已总装量产新能源轿车1200余辆;东风云汽杨林新厂区一期一阶段已投产,总装量产商用车3200余辆。中汽中心高原试验室项目已正式运营;在建汽车及高端装备产业项目10个。产能达40万辆的千亿级新能源汽车及配套零部件产业园正在形成。2020年1月至10月,昆明市汽车制造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产值达102.08亿元,同比增长46.9%。预计到2025年,将形成百万辆产能、超千亿产业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

生产端,产业发展势头正酣。用户端,焦虑在政府的高位推动和系统布局中逐渐消失。2020年云南首次以政府文件形式明确各领域配建充电基础设施比例,全省交付或新建住宅小区停车位全部安装充电桩或预留接电安装条件,2021年底前全省新建各类充电桩20万枪,同时出台了充电设施补贴政策和充电、停放优惠政策。“组合拳”中,明确把公共领域用车作为新能源汽车推广的突破口,通过示范使用增强使用信心,形成良性循环。

“之前每月销量是个位数,去年每月可以卖出七八十台车!”江铃汽车经销商相关负责人说,政府的扶持政策和使用环境的优化,使得销量比往年有了显著的增长。“昆明年均16.5℃的气温,可减少动力电池电量耗损,能有更好的使用体验。而且昆明的充电桩越来越多,充电场站覆盖的范围也越来越广。”

云南绿色能源产业(图据云南日报)

▲北汽昆明基地总装车间 记者 张彤 摄

相关部门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昆明市新能源汽车保有量为29662辆,全年新增8565辆。全市累计建成充电站330座,同比增长54.92%,充电桩25828枪,同比增长104%;换电站11座,可满足2580辆新能源汽车换电需求,公用桩8009枪,总功率265737千瓦,自用桩约17819枪(不含预留安装条件车位数)。整体桩车比超过国家比例不低于1:8的发展目标。

私家车主李师傅说:“现在一打开App就能搜到距离最近、可用的充电桩,运营商有时还会搞优惠活动,充电便宜。现在云南很多高速服务区都有充电设施,轻松跑全省。今后在云南充电像加油一样方便,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前景无量。”

我省进一步打好“绿色能源牌”。北汽、滴滴出行、云南能投、奥动新能源、北汽财务、昆明中北、昆明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南方电网云南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等共同签约成立“绿动云南战略联盟”。联盟中既有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又有出行平台、金融等企业,将打造一个全新的新能源汽车生态环境,通过上下游产业链的深度融合,为云南新能源汽车产业注入新的动力。

“推动以绿色能源为主要特征的能源高质量发展,将是云南闯出一条跨越式发展路子、建成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和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的主要发力支点。”省能源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我省还将继续发挥资源优势,深入挖掘水电开发潜力,有序推进金沙江上游等流域水电资源开发,审慎稳妥地在适宜地区布局风电、光伏等新能源,推动煤炭产业集约化、高质量发展,提高原油、天然气利用水平,立足绿色载能产业用电需求,优化配置能源资源,构建多元清洁的能源供应体系,推动能源产业由资源开发型向市场开拓型转变,由“建设红利”向“改革红利”转变,由单一型向综合型产业转变,为国家能源安全、建设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提供有力支撑。

分割线.png

行业观点

用“引进来”和“送出去”促进能源产业发展

“云南地处高原,海拔高、地形变化大、日照强度足,在风电、水电、太阳能等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同时,云南能源开发程度不高,拥有丰富的能源储备,具有发展绿色能源的强有力基础。”华电云南公司副主任级咨询高迎新说。

高迎新介绍,电力是国家和地区工业、商业、经济发展的基础,是现代社会最基本的公共产品。从传统能源结构来看,化石能源占主导地位,可再生能源处于辅助地位,但今后可再生能源的比重会越来越大,开发速度也会越来越快。目前,我国全面加快能源结构调整、推动传统能源生产转型,对发电企业提出了绿色发展的更高要求。

“云南,不仅是动物王国、植物王国、旅游大省,也是能源资源大省、国家绿色经济试点省、中国清洁能源基地。”高迎新说。在国家提出“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之后,云南省在绿色能源开发利用方面行动非常迅速。云南省本省工业经济对能源的消耗量不大,很多能源开发依赖于外送;能源开发程度不高,开发的潜力很大,这也是绿色能源产业发展的优势。同时,云南在能源储备比较丰富的条件下,引进高载能的重工业,补强工业基础,用“引进来”和“送出去”促进能源产业发展。

在云南的绿色能源产业发展中,华电云南公司积极作为。截至2020年12月10日,公司总装机容量正式突破1000万千瓦,其中,水电机组698.436万千瓦,火电机组240万千瓦,新能源风电、光伏机组66.6万千瓦。清洁能源装机占比76.6%。

站在“十四五”的起点,华电云南公司主动融入云南省打造“绿色能源牌”的能源战略,以绿色发展理念为指导,全力提升各大板块经济运行能力,为云南千亿级绿色能源产业发展,打造世界一流“绿色能源牌”作出贡献。

分割线.png

代表委员声音

省政协委员夏生安:推动绿色制造业迈向高端

“十三五”以来,我省部署打造世界一流绿色能源、绿色食品、健康生活目的地“三张牌”,制定了加快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的决定,将绿色能源产业定为8个千亿级产业之一。

“这是基于云南资源优势、能源优势的非常具有前瞻性的产业定位。”省政协委员、云南滇中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夏生安说。他从此前的报道中了解到“十三五”期间云南省的电力国际贸易为约180亿千瓦时,年均增长约7.5%,能源国际枢纽雏形显现。2019年能源工业增加值达到1300亿元,较2015年的685亿元增长近90%,能源产业已经跃升为云南省第一大支柱产业。

当云南由发电送电大省向发电用电大省转变,意味着云南企业的用电成本降低。这对于云南的产业发展和招商引资来说,具有明显优势。夏生安举例说,大数据中心、磷酸铁锂电池项目等用电需求量大,如果要引入这类项目,每度0.35元至0.41元的工业用电价格与周边省份相比,具有明显优势。

在“十四五”开局之年,站在绿色能源产业发展的风口,希望我省能加强绿色能源高效协调发展、推动绿色制造业迈向高端等方面的工作,实施好绿色能源发展战略,把丰富的清洁能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发展优势,努力成为全国绿色能源示范省。

省政协委员殷玮荃:云南绿色能源大发展机遇就在当下

“未来10年,新能源将进入飞速发展阶段,拥有资源禀赋的云南将站上绿色能源发展风口。”省政协委员殷玮荃说。至2019年底,云南绿色能源装机占比84%,绿色发电量占比92%,清洁能源交易电量占比97%,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46%,四项指标均居全国第一位,并达到世界一流水平。云南绿色能源大发展的机遇就在当下。

如何抓住机遇?殷玮荃建议,云南应继续大力推进境内大型水电开发,继续强化水电基地建设,打造云南水电品牌,将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积极稳妥推进煤炭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实现绿色发展;着力提高绿色能源消费比重,鼓励可再生能源消费;大力发展低碳产业,推动产业体系向集约化、高端化升级,实现能源消费结构绿色化、低碳化。

与此同时,殷玮荃还建议云南大力发展数字经济与能源经济的深度融合发展,建设全省绿色能源大数据云平台,推动数字化经济在绿色能源产业落地实践。大力发展能源先进装备制造业,以发展水电铝材、水电硅材、新能源汽车等先进装备制造业、新材料产业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为重要突破口,加快推进能源装备制造业转型升级。

省人大代表阮鸿献:绿色能源最能体现云南优势

省人大代表、一心堂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阮鸿献认为,绿色能源是我省优势资源的集中体现,从健康产业来说,云南的药材生长于这样的绿色大地上,“云药”当之无愧地能够成为云南绿色“三张牌”中的重要内容。

做大做强“云药”这一品牌,一直以来都是阮鸿献代表的希望,但不可否认的是,“云药”发展至今,还没有形成像“云花”这样的品牌效应,推广的道路还任重道远。“‘云药’不缺好的原材料和产品,关键在于怎么把它卖出去。”阮鸿献表示。对标国内制药一流的地区和品牌,诸如广药、上药,他们采购云南的药材原材料进行深加工再销往全国。在他看来,“云药”缺乏市场和科技研发,要想在全国占有一席之地,需要企业、政府、市场三方协力合作,加大科技研发投入力度和扶持力度。他希望,“云药”能够在“十四五”期间抓住我省生物医药领域的发展机遇,提升产品竞争力。

省人大代表毛建桥:千亿级硅光伏产业将在曲靖崛起

立足省情、发挥优势,省委、省政府提出打造世界一流“三张牌”,曲靖经济技术开发区抓住机遇,围绕“绿色能源牌”进行规划建设和招商引资,做好绿色水电硅这篇绿色能源文章。

省人大代表、曲靖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党工委书记毛建桥告诉记者,围绕“绿色能源牌”,曲靖经开区规划出9.89平方公里的硅光伏产业园,重点发展单晶硅棒、切片、电池片、组件及光伏发电系统、光伏背板、逆变器、光伏支架、电池设备等产业,形成“硅棒—硅片—电池片—组件”硅光伏全产业链。项目发展至今,取得了不错成绩。

目前,全球光伏龙头企业中已有隆基、晶澳、阳光3家企业及4家配套企业落户曲靖经开区。“3家光伏龙头企业共同落户的情况,并不多见。”毛建桥代表表示,“十三五”期间,已有20GW硅棒及20GW切片项目陆续投产。不仅如此,2020年已开工建设40GW硅棒及40GW切片项目。

硅光伏产业对我省、我国能源结构调整具有重大意义,云南将发挥出绿色能源资源优势,让绿色能源成为云南产业转型升级、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鲜明底色。“十四五”期间,曲靖经开区将围绕打造一流绿色光伏制造基地目标,大抓招商、大建园区,努力建成80GW以上硅棒、80GW以上切片、50GW以上电池片、20GW以上组件的产能,力争正在洽谈对接的天津中环、晶科能源、阿特斯、东方日升等光伏企业和一批生产性配套企业落户,力争产值超过1500亿元,让硅光伏产业成为名副其实的千亿产值产业。


春城晚报-开屏新闻记者 赵丹青 朱婉琪 曹婕 闵楠 杨茜 孙琴霞

专题更多>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网络中国节•清明“十四五”新征程【云南这一年】2021云南两会开屏新闻原创产品
电子报更多>
img
热门新闻更多>
    滇ICP备13000630号-1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5
    未经开屏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网站法律顾问——云南云都律师事务所主任尚显达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92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