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我要留给他…”云南这名父亲离婚后苦寻儿子33年,结局让人泪崩
开屏新闻2021-04-08 12:10

4月6日,来自云南楚雄的老姚告诉温州当地民警,他已经添加了儿子阿俊的微信。33年的期盼守望,如果终于如愿,老姚百感交集。实际上,儿子出生后没多久,老姚就和妻子离婚,他就一直未见过儿子,也不知道儿子长啥样子。这些年来,他一直想尽办法寻找儿子。

老姚与儿子.jpg

老姚与儿子阿俊

为了让自己坚持寻找儿子,现年65岁的老姚没有再婚,每年都会为儿子买东西,甚至空出一个房间专门放这些东西。害怕忘记儿子的样貌,老姚把儿子出生时的照片拿到照相馆,让人用软件模拟出儿子长大后的样子放在床头。那个专属房间里,各个年龄段的新衣服叠得整整齐齐,见证了老姚这年复一年的渴望。

就在2021年3月20日10时10分,老姚33年的执着、苦闷仿佛在接通电话的那一刻全都消解。老姚在永嘉警方的帮助下,终于联系上了已经苦苦找寻了33年的儿子阿俊。

老姚儿子.jpg

阿俊小时候

分割线

“我专门给他留了一个房间,

万一他哪天回来呢?”

1987年,来自云南省楚雄县某汽修配件厂的工人老姚和妻子小萍结婚后生下了儿子阿俊,但儿子的出现并没有让家庭更加美满。1988年,小萍到法院起诉离婚,儿子也判给了小萍抚养。但令老姚气愤却又无可奈何的是,自己无数次申请探望儿子,全都被小萍拒绝。1989年3月,小萍有了新的男朋友后,便带着儿子离开了云南。此后,老姚再也没能联系上前妻,更见不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儿子。

虽然妻子将儿子阿俊带离了云南,但老姚仍然在自己家里专门给阿俊空出一间向阳的房间,床铺、桌椅、柜子一样不落。当老姚带着民警走进这个房间的时候,一直在自言自语地嘀咕着,“我每天都给他的房间打扫卫生,万一他哪天回来呢?”,然后掀开了盖在床上挡灰尘的那条布,底下是全新的被褥还有老姚每年给阿俊买的衣服,从小到大,整整齐齐地叠着。

分割线

“照片假的也没办法嘛,

你看,我就摆在那边”

就在小萍离开云南后,老姚很快就打听到小萍的新男朋友是浙江温州一王姓男子,但儿子阿俊却没有和他们一起生活,而是被他二人交付给王姓男子的熟人——永嘉的邹某抚养。于是老姚便火急火燎地跑到温州永嘉,然而来到永嘉的老姚,并没有见到邹某本人,亦没有看见儿子。但老姚并没有灰心,于1990年来到楚雄市人民法院申请变更抚养,但前妻小萍和儿子阿俊仿佛消失在了茫茫人海,根本就找不到,迫于当时的条件,变更抚养的事情后来不了了之。

后来的日子,老姚就不停地奔波在云南楚雄与温州永嘉之间,一边找儿子一边赡养家中老人。对于老姚来说,唯一能够寄托思念的就是那张儿子阿俊满一周岁时候的照片,然而年复一年,老姚害怕了,害怕认不出儿子长大后的模样,于是拿着那张照片到照相馆找人模拟出了儿子阿俊十岁时的样子,放在床头。在无数个夜里,老姚就这样怔怔地盯着这张照片看。当老姚给民警介绍这张照片的时候,有些难为情地笑着说:“没办法嘛,假的也没办法嘛。”

laoyao.png

老姚找人模拟出的阿俊十岁时的样子

分割线

“我找他不是为了养老,

我不会去打扰他”

2021年3月,为了寻找儿子阿俊,已经65岁的老姚仍旧孑然一人,与儿子见上一面的愿望愈发强烈,于是辗转近两千公里到永嘉警方求助。经过一轮又一轮信息排查,警方并没有发现老姚儿子阿俊的身份信息。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民警到当地金溪镇龙头村挨家走访询问时,村民随口说了句“有个云南来的孩子到外地做生意去了”,提供了新线索。经过多方验证,村民口中那个云南孩子,就是老姚的儿子阿俊,已经改名改姓,现在正在河北某地打工。

然而,出乎民警预料的是,老姚并没有选择直接跑去和儿子阿俊见面,而是独自走到角落给儿子拨通了电话。令老姚没有想到的是,其实儿子一直都知道自己是云南来的。老姚33年的委屈、执着、苦闷在接完电话后全都消解得无隐无踪,他对民警说:“找到了就好,我不会去打扰他,我的房子将来也是要留给他的,他愿不愿意过来都随他自己,没关系的。”         


来源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

责编 徐红

校对 郭毅

编审 王云

专题更多>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网络中国节•清明“十四五”新征程【云南这一年】2021云南两会开屏新闻原创产品
电子报更多>
img
热门新闻更多>
    滇ICP备13000630号-1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5
    未经开屏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网站法律顾问——云南云都律师事务所主任尚显达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92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