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15云采访|云南正在为亚洲象国家公园申报做准备
2021-10-14 21:44开屏·综合阅读量

cop15

10月14日上午,“短鼻家族”亚洲象群在普洱市思茅区的一片林地里游走,这个画面传到了《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新闻中心云采访室的一块屏幕上。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指战员张雄说:“这些是阔叶林,更适宜大象生存。感觉小象的轮廓大了,也壮了,我们很欣慰。”

北移大象与森林消防员的奇妙之旅(龙宇丹 摄)

在COP15新闻中心举行的“野生亚洲象‘出游记’——亚洲象北移南归故事、大象救助、北移大象与森林消防员的奇妙之旅”的云采访活动上,森林消防的指战员、云南大学生态与环境学院教授陈明勇、云南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旅游管理所所长沈庆仲,讲述象群的那些事。

北移大象与森林消防员的奇妙之旅(龙宇丹 摄)

分割线

杨翔宇:一个月下来廋了5公斤

“这次亚洲象监测历时116天,监测象群和独象,2400个小时,一路跟着象群不断转场,足迹到过玉溪、昆明、红河、普洱4个州(市),出动指战员50人。”云南森林消防总队野生亚洲象搜寻监测分队队长杨翔宇说。

5月27日,15头象群北移玉溪市峨山县,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第一时间派出一支野生亚洲象搜寻监测分队对象群进行跟踪监测。监测员跟着大象昼伏夜出。白天大象休息,指战员就休息一会;夜晚大象活动就要跟着大象。象群一晚上最远走了30多公里,所有监测人员就要不断移动,有时在车里飞无人机,有时一晚上转场13次。监测人员只能在车里休息,或者在树荫下。

亚洲象(供图)

一开始执行任务时由于人少,要24小时监测。亚洲象北移时活动密集,有时一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最长执行任务时间达26小时,一个月下来他瘦了5公斤。随着对任务的不断深入了解、总结经验,成立了5个飞行小组。

这时屏幕上播放了一张照片,三名监测人员一边盯着无人机监控屏,一边吃着热腾腾的面条。他说:“这是在玉溪市峨山县大龙潭乡迭所村,那几天大象白天活动、晚上休息,我们才有可能‘安逸’地吃个饭。”

元江是象群北移和南归路上必须要经过的一条河。为了让大象安全渡江南归,当地政府和有关部门人员提前十多天,筹划大象如何过元江。有句话说“大象不过桥,蚂蚁不过河”,没想到大象最终还是成功过桥了。

“8月8日20时,100多米的桥面,大象花了3分钟才通过。”杨翔宇说:“没想到他们会从人们安排的桥上过去,感觉人象之间有了一种默契。”

分割线

张斯捷:看到了和人类一样的情感

“追象中的两个故事,让我对自然有了更强烈的敬畏之心。”张斯捷说。当时,他是野生亚洲象搜寻监测分队B组组长兼主飞手。

6月14日,由于下暴雨起大雾,象群最长失联了6小时,后来监测人员携带夜视装备进行地面搜寻。林子里大雾弥漫,视线不好。突然,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嗝响。“这声嗝响,可能就是说不要再靠近了。”监测队员小心翼翼地往后退。

亚洲象(供图)

7月10日,象群在迁徙路上遇到一个小水塘,就有几头象走进去戏水了。玩了一会后,大象开始从水塘走出来。由于水塘有点深,小象走不出来。他说:“山谷里传出了大象焦急的叫声,通过无人机监控画面发现小象已经有点体力不支了。”正当指挥中心准备采取措施时,就看到两头大象用头、象鼻使劲推小象,努力了一番后终于把小象推了上来。

张斯捷说:“从象身上,我们看到了和人类一样的情感。”

分割线

张雄:无意间拍到了网红照片

云采访会议室的屏幕上,投放了一张大象集体睡觉的照片,照片上八九头大象一起排排睡,一头小象睡在了几头大象的中间。

亚洲象(供图)

拍这张照片时,张雄是云南森林消防总队野生亚洲象搜寻监测分队无人机飞行A组组长。

6月7日上午,在昆明市晋宁区夕阳彝族乡,机组要进行交班,交班前要把象群的位置和数量进行交接。当时他把无人机飞到象群上空时,就看到大象排排睡的场景:在灌木丛的草地上,蓬松的干草,大象将小象围在中间,象宝宝也紧紧地依偎着妈妈。他立马用无人机拍下这个温馨的画面。

“拍这张照片时,并没有想到会成为网红照。”他说。

在后来的时间里,张雄拍摄了上千张照片,很多亚洲象迁徙中温馨、有爱的照片都出自他之手。

分割线

沈庆仲:亚洲象种群数量不断恢复和增长

20世纪60年代,我国的野生亚洲象数量约80多头,80年代末期发展到180头,主要分布在云南省西南边境的西双版纳州、临沧地区有少量分布。自1992起,亚洲象开始向北迁移扩散进入普洱市辖区,特别是近10年来,约有100多头亚洲象往来于西双版纳州景洪市和普洱市之间。应该说,亚洲象在云南得到了很好的生存和发展,种群数量不断恢复和增长。

亚洲象(供图)

“象群北移南返、人象平安”不仅反映了云南生态环境保护取得的成就,同时也展示了云南人民对待亚洲象的态度和认识,可以说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最生动的写照。

保护亚洲象是全国人民的共识,目前已经具备了较好的基础。希望进一步构建完善的监测防控体系,运用合适的技术手段对亚洲象活动进行有效管控;希望加快推进国家公园建设,有效解决栖息地建设和人象生活空间交叉重叠导致的人象冲突问题;希望建立亚洲象研究中心、亚洲象有关野外研究基地,开放并吸引更多科学家参与亚洲象相关课题研究。

分割线

陈明勇:为亚洲象国家公园申报做准备

“通过这次全程跟踪观测和研究,我们对亚洲象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云南大学生态与环境学院教授陈明勇说。

亚洲象原来长期生活在热带,过了墨江后就意味着跨越到了温带,从动物地理学上来讲,从原来适宜栖息的环境到了不太适宜的环境。原来认为大象是站着睡着,这次却发现大象都是躺着睡的。

他说,至于大象为什么会长距离迁徙和扩散,这个问题一直在跟踪研究,也获得了一些很有用的素材。亚洲象的行为、能力方面,也刷新了此前的一些认识。海拔上,这次突破了2200多米,原来认为三四十度以上的坡一般不能爬上去,但这次发现六七十度的坡大象都可以上下。

亚洲象(供图)

这次大会上,公布了我国第一批国家公园名单,这是一个很好的契机。西双版纳州已经建成的自然保护区是以森林生态系统保护为主的,并不是专门用来保护亚洲象的。

从2015年,云南省就提出要推动亚洲象国家公园的建设。目前,国家林草局和云南省政府正在为申报亚洲象保护国家公园做准备。他说:“我们启动了项目,要对亚洲象栖息地承载能力进行研究、是面积不够还是栖息地退化等问题进行研究,有了数据才能为规划提供科学支撑。”


春城晚报-开屏新闻记者 杨质高 文 龙宇丹 摄

大象图片由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提供

责任编辑 猫恩泊

校对 董宇

编审 刘超

点赞
点赞
只能在客服端上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