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止4月12日,我省检察机关依法批捕涉黑涉恶案件741件3059人
首页2019-04-16 19:40

4月16日,云南省委宣传部、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召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系列新闻发布会,云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王亚锋在发布会上说,截止2019年4月12日,全省检察机关依法批捕涉黑涉恶案件741件3059人,提起公诉381件3434人,省检察院挂牌督办18件重大涉黑涉恶案件,有效打击了黑恶势力犯罪。

binary_middle (3)

王亚锋说,我省各级检察机关1年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的成效,主要体现在四方面。

一是提高政治站位,高压态势打击犯罪。全省检察机关始终把专项斗争作为重大政治任务摆在首要位置,各级检察院由检察长担任扫黑除恶领导小组组长,强化组织领导,狠抓任务落实。截止2019年4月12日,全省检察机关依法批捕涉黑涉恶案件741件3059人,提起公诉381件3434人,省检察院挂牌督办18件重大涉黑涉恶案件,有效打击了黑恶势力犯罪。全省三级检察院成立涉黑涉恶案件专业化办案组,统一承办涉黑涉恶案件,实行捕诉一体工作机制,整合打击力量,办案质效不断提高。

二是强化诉讼监督,积极履行法定职责。立足法律监督职能,全省检察机关共监督立案45件88人,纠正漏捕298人,漏诉265人,先后书面纠正侦查活动违法80件次。严格按照办理经得起历史检验的“铁案”要求,依法不批准逮捕367人,不起诉106人。认真甄别案件的黑恶定性与定罪,对每件认定为黑恶势力的犯罪案件做到严审细查,重点研究争议案件,特别是对于因证据导致的黑恶定性争议问题,做好取证引导、补证建议、法律监督工作,在黑恶案件认定上坚持“有,就不能空白;没有,实事求是”的原则。

三是围绕办案核心,合力展开破网打伞。全省检察机关坚持“一案三查”,不断加大“破网打伞”力度,撕开“关系网”、拔除“保护伞”。各级院认真贯彻省检察院下发的《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严惩黑恶势力“保护伞”的意见》,落实了涉黑恶“保护伞”案件由检察长或者分管副检察长带领扫黑除恶专业团队集中办理的要求,并要求办案部门展开对犯罪背后是否有“保护伞”的每案专题讯问工作。紧盯“保护伞”线索,不就案办案、就事论事,以更广阔的视野发现案件背后“保护伞”黑幕。如文山州检察院在办案过程中,通过强化案件的证据审查,深挖彻查“保护伞”,在一案中发现涉嫌收受贿赂,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等“保护伞”犯罪线索16条。

四是延伸检察职能,创新社会综合治理。全省检察机关立足本职,延伸工作职能,切实将依法办理涉黑恶案件与社会系统治理、综合治理、源头治理有机地结合起来,积极参与到社会综治工作中。对办案中发现的黑恶势力涉及的新领域、采取的新手段、呈现的新形态,以及乡镇村基层组织、行政执法等方面存在的管理漏洞以及深层次问题,有针对性地提出对策措施与建议,以促进有关部门强化管理、严格执法,最大限度挤压黑恶势力滋生的空间和土壤,自开展专项斗争以来共向有关单位提出改进工作建议142件。

分割线a

案例一

周某等人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2010年以来,周某先后纠集高某某等10余人等人形成了人数众多、组织领导明确、层次分明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该组织为争强斗胜、获取非法利益,实施了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周某通过发放酬劳、安排住宿、提供工程等方式对组织成员进行笼络,同时也使用暴力殴打等手段威慑组织成员,从而实现对组织成员管理和控制。以挂靠十四冶建设集团下属公司等形式承揽建筑工程获取经济利益,具备了一定的经济实力,并以经济实体为支撑和掩护实施敲诈勒索、聚众斗殴、故意伤害、寻衅滋事、非法高利放贷等违法犯罪活动,以维护和扩大组织势力及利益。

该组织为非作恶、欺压群众,在本市建筑行业等领域形成了一定规模的非法影响力和控制力,严重侵犯当地人民群众的人身、财产权利,严重破坏当地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2016年6月29日,该组织实施了在昆明市新螺蛳湾国际商贸城的聚众斗殴、故意杀人犯罪,该起犯罪导致两人死亡、多人轻微伤。

此外,该组织还在数年内实施了敲诈勒索、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等十余起犯罪与多起违法行为。检察机关受理案件后,积极引导侦查,经补充侦查增加案卷材料53本,追诉遗漏的犯罪嫌疑人1名,将取保候审的张某等二人变更强制措施为逮捕。

案件提起公诉后,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起诉指控事实成立,周某等人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敲诈勒索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其中对周某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分割线a

案例二

扰乱市场交易秩序的宋某恶势力团伙 
2013年以来,以宋某为首,莫某等7人为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在元谋县境内,通过暴力威胁等手段,先后14次向20余名受害人强拿硬要财物共计14万4千余元,并用暴力、威胁、恐吓等手段,要求菜农在蔬菜交易时违背正常的公平交易规则,以特定价格将蔬菜卖给该恶势力团伙。该团伙横行霸道,非法取财,扰乱相关市场的交易秩序,实施敲诈勒索、寻衅滋事、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

案件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后,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起诉指控事实成立,其中认定主犯宋某构成敲诈勒索等犯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15万元。 

分割线a

案例三

疯狂进行抢劫犯罪的苏某某恶势力团伙 

2016年7月起,以苏某某为首,田某某等10余人为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经常纠集在一起,在麻栗坡八布乡附近区域,多次作案,采用摩托车拦截车辆,持砍刀、钢管、木棒等凶器威胁被害人等方式,抢劫途经此地的运输走私货物车辆。

此外,团伙成员翟某某还参加一起聚众斗殴犯罪。案件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后,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起诉指控事实成立,其中认定主犯苏某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1万元。 

分割线a

案例四

利用开设公司进行犯罪的李某恶势力团伙 

2017年6月以来,李某某利用其开办的公司,纠集钱某某等人,并以招工等方式陆续纠集左某某等十余人,以公司为依托,为实现独占市场、排挤同行业竞争对手、扰乱社会秩序等非法目的,在南涧县以及相关地区实施了聚众斗殴、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强迫交易、寻衅滋事、赌博等多起违法、犯罪活动。

该恶势力团伙对外以多种方式欺压残害群众,插手民间纠纷,以此达到称霸一方的目的,对内以公司的管理模式向组织成员提供食宿,发放薪酬,形成了依托合法公司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恶势力犯罪团伙。

案件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后,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起诉指控事实成立,其中认定主犯李某某构成聚众斗殴等犯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6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 

分割线a

案例五

纠集未成年人参与犯罪的李某某恶势力团伙 

2015年以来,李某某纠集段某某等30余人,逐渐形成以李某某为首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在芒市地区多次实施敲诈勒索、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活动。

团伙成员肆无忌惮地实施犯罪,以威胁、恐吓手段向多家商户长期索要保护费,在人群密集的KTV与饭店等公众场所聚众斗殴、敲诈勒索,用言语威胁、挑衅,乃至于殴打的方式阻挠警方正常执行公务。

为壮大团伙,李某某等人还吸纳蒋某某等五名未成年人加入团伙,造成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案件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后,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起诉指控事实成立,其中认定主犯李某某构成敲诈勒索等犯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4万元。 

分割线a

案例六

非法拦截走私车劫掠财物的李某恶势力团伙 

2016年以来,李某、盘某某等10余人,长期盘踞在河口县235省道老范寨乡大树塘公路边,对途径此地的大货车采用追逐、拦堵的方式将车逼停后,对驾乘人员实施抢劫,其中数名团伙成员还多次向该地非法聚赌窝点的摊主强行收取保护费。

该团伙利用案发地系老昆河公路,部分拉载走私冻品或货物的大货车会绕道途径此地,以“黑吃黑”的方式对这些大货车实施抢劫,被害人不敢到公安机关报案的心理,长期盘踞在此作案,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社会治安。

案件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后,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起诉指控事实成立,其中认定李某构成敲诈勒索罪、盘某某构成抢劫罪,判处团伙成员4至1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分割线a

案例七

陈某某等人涉黑走私团伙背后保护伞 

2015年以来,陈某某先后邀约了田某某等人形成了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在中越边境上私设走私通道,为走私白糖、大米等普通货物,越南生猪等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提供便利,收取“码头费”。

该组织有明确的分工,以收取的“码头费”作为支撑犯罪的经济来源,购买金项链给核心骨干成员佩戴作为骨干成员的地位象征,其中陈某某负责疏通与走私相关的“关系”,田某某负责桥头的事务,听从陈某某指挥、管理组织成员,安排人员在码头上点货、看路护私、收取码头费、发放组织成员工资、结算日常开销等事务。

田某某被抓获归案后,陈某某安排辛某某负责日常管理,处理走私路线上拦截运输车辆的事情。该组织在马关、文山一带,逐步形成组织架构明显,人员基本固定,层级及内部管理关系明确,在中越边境私设走私通道,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以及大米、玉米、白糖等普通货物入境,攫取非法利益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

在此过程中,为实现其组织利益,陈某某等人通过实施聚众冲击国家机关、聚众斗殴、寻衅滋事、强迫交易、向边防警察行贿、妨害边境管理等违法犯罪活动,在桥头乡、马关县及周边地区为霸一方,欺压走私路线沿途百姓,严重破坏当地的社会生活秩序。检察机关在办案中深挖黑社会性质组织背后“保护伞”的职务犯罪线索,依法履职,已将发现涉及“保护伞”的10余起线索移送相关部门。 

分割线a

案例八

袁某某帮助恶势力团伙逃避处罚受贿案 

袁某某利用担任富民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巡逻防控中队副中队长,利用履行该所案件办理中队治安组行政案件查处及办理的职务便利,帮助涉嫌持刀伤人的余某某逃避刑事处罚,并收受了余某某给予的4万元。

袁某某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余某某钱财,不依法履职,放纵了相关恶势力团伙重要成员余某某逃避处罚,充当了恶势力团伙“保护伞”,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

案件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后,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起诉指控事实成立,认定袁某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10万元。 

分割线a

案例九

破坏生态环境的马某某恶势力团伙 

自2010年起,以马某某为首的恶势力犯罪集团纠集多人,在从未获得过国土部门颁发的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长期以复土植被、承包经营或修路等名义,在大风垭口、白莲水井等地以暴力等非法手段为依托,私挖滥采,将国家的矿产资源非法据为己有。

为实现犯罪目的,该恶势力犯罪集团采取暴力、威胁、恐吓等手段,强买强卖矿石,对保护矿产的村民进行恐吓、殴打,并拉拢基层组织干部包庇其罪行,构成了强迫交易罪、破坏生产经营罪、寻衅滋事罪、非法采矿罪,逐步形成了在一定区域有严重危害的恶势力犯罪集团。

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后,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起诉指控成立,其中主犯马某某犯非法采矿罪、破坏生产经营罪、强迫交易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202万元,对依法扣押的磷矿石共计126115.04吨予以追缴并依法处理,并追缴涉案销售磷矿石违法所得人民币700余万元。 

分割线a

案例十 

破坏生态环境的刘某某黑社会性质组织 

自2008年起,以刘某某为组织、领导者,李某某为骨干,胡某某为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在金平县相关区域开始实施犯罪。

该组织先后聚集了30余人,长期以暴力、威胁或者其它手段,实施了多起聚众斗殴、故意伤害、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等性质恶劣的犯罪,通过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正常的社会经济、生活秩序。

特别是该组织采取非法占用农用地、非法采矿等手段,在攫取、聚敛大量非法经济利益的同时,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矿产资源,为实施犯罪,还进行爆炸物的非法运输,给当地公共安全造成很大隐患。

案件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后,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起诉指控事实成立,其中认定主犯刘某某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犯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春城晚报、开屏新闻记者  柏立诚  摄影报道

责编 何瑾

编审 肖亮


专题更多>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查第四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沿着高速看中国学党史 悟思想 办实事 开新局
电子报更多>
img
热门新闻更多>
    滇ICP备13000630号-1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5
    未经开屏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网站法律顾问——云南云都律师事务所主任尚显达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92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