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破浪的姐姐2》杨丞琳:被低估是褒义词
开屏新闻2021-04-14 11:05

杨丞琳在表演了《起风了》这首歌后,“杨丞琳唱功被低估了”就上了微博热搜,直到杨丞琳踢馆浪姐2,大家才突然意识到,当年那批偶像到底有多强,那时候的偶像可不是好看的皮囊而已,而是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是唱跳演主持俱佳的优秀艺人。

微信图片_20210414111134.png

ff48ede161ab39279a6f45897dfbabbc_267f9e2f070828380d321d8b06dbfc094c08f139_token=b7d67db55e0feece8e207c9b026fbdd0.jpeg

近日,杨丞琳在采访中透露自己觉得“唱功被低估了”,是在褒奖她的一个词,“出道的经历21年,还蛮多时候会有这样子的评价,可能是因为我的出道是来自于偶像组合,然后我又演偶像剧,大家对于偶像会有一些他们既定的迷思,可能偶像就是代表着你有外貌但是你没有实力。再来我想除了忠实粉丝他们会出现在我的演唱会,未必每个人都是来过我的演唱会的人,所以他们会有这种感受我也觉得否非常正常,所以我还是会把它当做是一个很好的现象。”

微信图片_20210414111201.png

访谈实录:

记者:你曾在节目中说自己会因在舞台上表情太丰富而苦恼,但是粉丝都觉得很可爱,还会给你做表情包。你觉得舞台上表情管理重要吗?你平时会用自己的表情包吗?

杨丞琳:我觉得在表演的时候表情管理还是很重要的,但是其他时候我觉得还是要自然吧,因为我就是一个对于各种事情的反应都比较大的人,所以突然间要我不做自己,我也会很痛苦。那我觉得在像唱跳的时候,那些表情,我觉得该做到的还是得做,那个是我们专业的一部分,但是其余的时候我觉得,虽然我也很困扰,自己老是就是会有很大、很夸张的表情,但是我还是觉得能够让观众看见真实的我,还是比较重要的。

 记者:这次参加《姐姐2》,就像“杨丞琳唱功被低估了”这个词条一样,很多网友对你有了新的评价。你平时会比较多去关注大众的评价吗?如果有一些不好的评价,你会以什么心态面对?

杨丞琳:对于关注大众的评论这件事情,我觉得它是阶段性的,因为我在这个行业已经21年了嘛,所以时间很长,那一定会从非常不知所措然后到可能很害怕,然后到一笑置止,或者是可以跟这一些网民们成为像朋友一样可以有很亲近的互动,我觉得这些都是过程。但是现在比较懂得,可以选择性的去看待他们的评论,其实有时候这些评论也是拉近距离的一个很好的方法。

记者:您曾在节目里说过一句话是“友情中受伤在所难免”,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得可以分享一下吗?这次来到《姐姐2》有收获新的友谊吗?

杨丞琳:友情中受伤在所难免,这个是我的经验谈,我看过一个很有趣的报道,它里面有讲到说,其实人的朋友圈是有周期的,其实我仔细回想确实有时候可能因为环境的因素,可能有些人步入家庭,她的重心已经不在朋友身上各种各样的原因,但是当然我觉得最痛的不外乎就是来自于友情的背叛吧。呈现这种友情上的一些伤痛的经历,然后把它变成一个音乐的作品,给我的粉丝、给歌迷,我觉得这个经历是很正常的,但我也不希望因为有这样的经历,然后就失去了很多缘分,就好比我来到这个节目,我真的,我真的跟每一个姐姐都非常好,然后也有些姐姐在中间有来过我北京的家,然后也有跟几个姐姐出去吃过饭。

记者:之前你安慰张柏芝姐姐的时候说“你确实拖后腿了”,当时大家都觉得你很real、很敢说,你当时内心的想法是什么?当时作为中途加入的新姐姐,又是队长,你有过顾虑吗?

杨丞琳:其实作为踢馆者立刻成为队长,我比较是希望我可以用最快的方式,可以让大家认识我、了解我,而且我也希望我用最快的方式可以认识其他姐姐。我也不希望做队长的时候会有过多的顾虑,因为你作为一个leader,如果你的顾虑过多了,比方说你带队的姐姐,她是不是资历比你深呀或者她是不是年龄比你长呀,对我来说那些顾虑是阻碍,是让团队没办法前进的阻碍。我当时其实想的特别简单,就是我觉得我既然是队长了,那我就是承担所有,我应该要处理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包含姐姐们的情绪,那跟柏芝姐,我觉得其实我还是,当时我其实觉得说,因为前段我们都一直在鼓励她嘛,然后我也一直陪着她,就是她练多久我就陪她练多久,然后该鼓励的、该给她温暖的,我都一定会给予。当队长可能要去思索,什么时候应该要严厉,什么时候应该要温柔很感谢我当队长的时候,其他姐姐们,她们对我的信任吧,所以我自己是真的觉得那次的公演是一个非常好玩,然后也非常挑战的一次公演。

记者:大家都知道你是以女团成员的身份出道的,你觉得现在做女团的自我要求/工作感受,和过去相比有什么不同吗?

杨丞琳:我觉得现在来到这个节目,做这个女团,跟我20年前相比,真的差太多太多了,小时候其实想事情不会那么周全,而且就是很希望有那种舞台,很希望可以让大家看见我是很爱表演的,那想的东西真的就是小孩子才会想的思维,其实你不会顾虑到太多的什么团队的感受呀,或者是根本也不懂所谓的团魂是什么。那现在的年纪其实做团体的行动,我觉得会有更多的体贴面,然后也会,我自己觉得会更加的有一些观察力,然后你顾虑的东西不再是自己的心情,自己的表现,这个是我认为的差别。

记者:你曾说你是把事业放在第一位的人,那在你的心里事业、家人、爱人和朋友的排名是怎么样的呢?为什么?

杨丞琳:我会觉得其实很多东西还是可以并存的,但是确实在现实上来说,可能有一些没有办法克服的话,就真的必须要去做一下排序的调整,其实我一直以来还是把我的家人放在很重要的位置,可是因为像我妈妈在台北嘛,所以如果像我现在都在长沙录影都在工作,所以如果在长沙没有工作的时候我也会在北京的家待着,可是我其实还是很惦记着我妈妈,但既然现在我人在这边了,那我觉得我就好好把我的工作做好这样子。我会尽量的去权衡,所以我是真的是很重我的家人,很重我的事业,很重我的朋友,也很重我的爱情我尽量去把它分配到平均,我自己会比较舒服。

春城晚报-开屏新闻记者 丁星亦

专题更多>
深入学习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二十大时光昆明这一年——聚焦2023昆明两会梦回千年 牵手时尚 “绣美”楚雄-云南日报报业集团全媒体楚雄行黄金大通道 钢铁新丝路——来自中老铁路通车运营一周年的报道
电子报更多>
img
热门新闻更多>
    滇ICP备13000630号-1  滇公网安备53011202001054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5
    未经开屏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网站法律顾问——云南华度律师事务所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92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