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冲一家三代护林员守护高黎贡山70年,种下2000多亩成才林
开屏新闻2021-05-14 15:36

一家三代持续70年倾心守护高黎贡山 (6).jpg

在云南高黎贡山西面有座大山叫宝华山,宝华山下一座小山叫空山,山连着山。

空山有一户傈僳族“护林员之家”,祖孙三代守护着高黎贡山,长达70年,一代接着一代。

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腾冲市界头镇东华社区小寨子村民小组的高登祥、高明荣、高常兴一家三代人。

在这漫长的悠悠岁月里,高家日复一日守护着1.5万多亩山林,没有发生过森林火灾,没有发生过大的林政案件。不仅管山巡护,还植树造林,留下了2000多亩10000多棵成材林,生物多样性监测成绩还相当显著,各项工作得到上级好评表彰,堪称一个奇迹。

●爷爷 高登祥

守山造林45年,因护林营林功勋卓著,生前就被原腾冲县林业局立碑纪念,先后被云南省人民政府评为“先进工作者”、“绿化先进个人”。


父辈 高明荣

管山护林整10年,因管护工作业绩优秀,多次被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山管护局腾冲分局界头站给予物质奖励。


孙辈 高常兴

接手护林员工作已15年,因工作表现突出,多次被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山管护局腾冲分局界头站评为“优秀护林员”。

一家三代持续70年倾心守护高黎贡山 (10).png

护林员工作薪酬不高,工作强度却不低,终年晨起暮归、披星戴月,常年栉风沐雨、钻山攀崖,衣食住行清淡简陋,时常遭遇诡谲多变自然天气的凶险困顿,偶与猛兽毒蛇遭遇对峙,常与犯罪分子斗智斗勇,高家人不仅一代接着一代地薪火传承,还代代尽职尽责、倾心付出。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但真实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却鲜为人知,近日,记者走进大山深处,近距离接触了解高家人的工作生活,为你讲述他们的种种不易和桩桩传奇。

一家三代持续70年倾心守护高黎贡山 (2).jpg

    林一代·高登祥

丰碑无言  青山不老情深深

一家三代持续70年倾心守护高黎贡山 (5).jpg

山里的孩子心爱山。

高登祥,1921年6月出生,2006年去世,享年86岁。他的家就在宝华山脚下空山小寨子。

小寨子不大,只有八九户人家,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这里是高黎贡山大山的深处,是别人眼中的世外桃源。

高家的每一代孩子都是从小就在山上捡柴、放牛、玩耍,青山绿水、密林田地是他们儿时的游乐园;小鸟昆虫、野花蘑菇是儿时的玩伴......与高黎贡山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就像一首歌唱的一样“山里的孩子心爱山”,从小就对高黎贡山情有独钟。这大概就是他们世代守护高黎贡山的原生动力吧!

一家三代持续70年倾心守护高黎贡山 (7).png

据高家的后人回忆,他家对高黎贡山的管护始于上世纪50年代后期。而造林其实是从高登祥的父亲那一代就开始了,只不过当时他父亲是给宝华山上的宝华寺栽种秃杉。如今,宝华寺周边这些秃杉都已长成几个人才能合抱过来的参天大树了,成为留给国家、留给后人的一笔弥足珍贵的自然遗产。这大概又是他们世代热衷造林的家族基因吧!

新中国成立后不久,高登祥就成为了兼职的村集体林护林员了。60年代初,国家开展“四固定”工作,固定山林权属,在原界头乡永安片区成立了林管所。当时,高登祥又主动到林管所报名当了国有林护林员,直到1997年1月,75岁的他由于年纪大、身体差的原因,才辞去护林员职务。从正值壮年的汉子到白发苍苍的老翁,这一干就是近50年。

一家三代持续70年倾心守护高黎贡山 (10).jpg

孙子高常兴回忆说,据爷爷讲,当时护林员的工资一个月才8块,但他主要还是因为常常在山里走,熟悉山里的一草一木,喜欢那些动物、植物,觉得他的生活就应该在山里,与动植物为伴,大山给了他生活的乐趣及成长的锻炼,也赐予了他生产的资源和生活的便利,他就想承担起保护它们的责任,这就是爷爷当护林员的初衷。

他是个尽职尽责的人。

据爷爷说,当时他管护的不仅是东华片区国有林,还延伸到邻近的早三村片区国有林,大约有3万多亩,面积是现在管护面积的两倍。当时这么大的林子只有他一个护林员,而现在都有3个护林员了。当时爷爷甚至因为管护面积大,怕管不过来,山林就会受到破坏,自己又从邻村请了一位叫周启刚的来协助他守山。他把每月仅有的8元工资分给周启刚4元,自己留下4元。

当时,他的做法,家里的人也特别不理解,特别是奶奶,老是唠叨“家里你帮不了,还把自己的工资分给了别人,你要这一家子怎么过?”但是爷爷还是耐心说服了奶奶,坚持那样做了好几年。

后来,家里的人看到爷爷像守护自己家园一样用心地守护高黎贡山,也慢慢理解了他,也为他守护的这一片森林没有发生过森林火灾和大的偷砍盗伐、偷捕盗猎而感到骄傲和自豪,甚至还主动帮助他守山护林。

以前还听奶奶说,爷爷有时身体不适,奶奶还自己主动带上父亲,两人作伴代替爷爷去巡山呢。

一家三代持续70年倾心守护高黎贡山 (4).jpg

他是个心地无私的人。

高登祥育有5子1女,家庭负担很重。本来山里人就是靠山吃山。但他的儿子高明荣却对记者讲述了这样的话:“我父亲守了一辈子山,我家一包竹笋都不得(没有)卖过。有人上山去偷采竹笋卖钱贴补家用,每年都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我家却从来不这种光。他总是对我们说,我家也去偷竹笋,我就没有脸去批评教育别人了。要靠山吃山也行,你就学着养蜜蜂。我现在养蜂的手艺就是父亲教会我的。”

邻居高大爷则告诉记者:“他每回抓着偷竹笋的人,乱骂呢!恶(凶)得很!态度相当严厉,但火气下来后,他总是耐心地说服教育别人,善于用乡里乡亲的情面感化大家,请大伙支持配合他的工作,也不硬性地罚款,只要保证不再犯。人家都很怕他,也能服气。”高大爷接着又说:“他对国家真的是忠心呢,也真的爱护那些山林。我就亲眼看见过,他自己家的猪跑进育林区了,他怕糟蹋着苗木,拿起石头就下狠劲地冲,使力地往外撵呢。

正因为高登祥这样严于律己、尽职尽责、宽严相济,他成了东华片区威望很高的护林员。几十年间,没发生过森林火灾,没发生过严重地偷砍盗伐案件。

一家三代持续70年倾心守护高黎贡山 (3).jpg

他是个倾尽全力的人。

当时高登祥除了管护山林,还承担着育苗造林的任务,他一边巡山护林和防火防盗,一边育苗种树。他守山护林45年,连续植树造林15年,把自己的一生心血全部奉献给了高黎贡山。

自己不懂育苗技术,就多次跑到邻村的天台山寺,拜造林高手高山道人为师,虚心求教秃杉育苗技术并得到了真传。他种树有“一个铁律”“四个尽心”。

“一个铁律”就是他精心计算了一个壮劳力的工作量后得出一个科学合理的结论,每天每人开挖苗坑100个,多了少了都不行,因为当时前来务工的农民是挣工分定分红,少了挣不足工分,贪多了苗坑质量就不能保证,潦潦草草地种多了,既种不好树更是浪费了苗,这样精细化地管理,既保证了营林造林的进度质量,也保证了农户的收入,更杜绝了人为的浪费。

“四个尽心”就是,每次种苗之前他都要对每个坑认真检查验收一遍;要求都要把坑里的根草杂物等清理干净;种好树苗后必定每棵苗都要浇上定根水;种好后再用木棍围着幼苗做成一圈防护栏以防范野兽牲畜践踏,始终像爱护自己的孩子一样呵护着幼苗的成长。

为了改善生态环境,保持山体不会滑坡。他先后组织人员育苗60余万株,在许多易滑坡地段、荒坡地上营造秃杉、华山松林2000余亩。他不仅育苗技术好,还精心种植管护,成活率相当高,收效也很明显。如今成材的10000多株大树,已长成了郁郁葱葱的林海,1978年前种植的现在两个人才合抱得过来了,保持着一方水土护佑着一方生灵,发挥了良好的生态效益。

1987年,原腾冲县林业局感念他的护林营林绩效,专门为他竖立了一块纪念碑以示表彰,就在宝华寺他营造的树林边上。上书“高登祥同志造林护林纪念碑”,“精造绿林裕於華里,巧绣青山富在人间”。

一家三代持续70年倾心守护高黎贡山 (7).jpg

一个尚在工作岗位上服务的护林员,能够得到上级主管部门的如此褒奖,这在当时和后来都是绝无仅有的孤例,这是一个平凡岗位上普通护林员的殊荣,却分明昭示着这位护林员的业绩不平凡、贡献很特殊。

由于多年工作认真负责、坚持原则,不计个人得失,成绩突出,他先后被云南省人民政府表彰为“先进工作者”、“绿化先进个人”。

2006年,带着对高黎贡山的无限眷恋,高登祥溘然长逝,享年86岁。遵照他的遗愿,坟茔,就葬在了他植树造林的林海里,依恋着他为之付出了一辈子心血的山林。

一家三代持续70年倾心守护高黎贡山 (3).png

去世前一年,城里有个游客来宝华寺游玩,听闻他一生的感人事迹。主动跑到他家里为他拍下了一张头像,特意放大装框送给他。先前的那些奖状,由于高登祥淡泊名利,也没把荣誉太当回事,山里潮湿保管不善,早已不见了踪影,这成为高家后人的一个遗憾。这是老人一生中唯一的一张标准照,老人反倒高兴得不得了,后人也视若珍宝。

但他留给后人的又何止是一张遗照?

林海无言,石碑无语,松涛阵阵,大山回声,无一不是在传颂着这位护林员的动人故事,令人肃然起敬。

    林二代·高明荣

无怨无悔  斗罢艰险又出发

一家三代持续70年倾心守护高黎贡山 (4).png

父辈高明荣这一代从小受父亲的影响,耳濡目染了父亲几乎用一生来守护高黎贡山,早早就热爱上了护林员这个职业,特别是父亲植树造林的后期,高明荣实际参与了多年,每天在父亲身边聆听教诲,在日复一日的言传身教过程中,更加明白了保护高黎贡山的意义和光荣,就主动向界头保护站申请接替父亲的守护工作。保护站鉴于高家做事认真值得信赖,欣然批准了他的请求。

1997年1月,时年50岁的高明荣接任父亲的护林员工作。当时工资待遇有了提高,每个月能领到70元,但赶不上村子里那些外出打工的收入。尽管如此,高明荣也没有动摇过,依然担起了父亲肩上的这份责任,这一干又是整整10年。

一家三代持续70年倾心守护高黎贡山 (2).png

2005年,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山管护局腾冲分局实行国家重点生态公益林管理后,成立东华管护组,高明荣的管辖范围、管护职责都发生了变化。公益林管理要求更高了,护林员工资也提升到每月870元,但要求必须是全脱产,专司护林员的工作。护林员职责是:森林防火、资源巡护,制止偷砍盗伐、偷捕盗猎、非法采砂、采石、采矿、采土等违法行为,制止到保护区放牧等。高明荣从小就接受父亲的教育,做人要诚实、做事要扎实。他谨遵父亲的教诲,工作认真负责,忠于职守。参加护林员工作10年间,他所管护的辖区没有发生过大的破坏资源的情况,受到腾冲分局、界头管理站的好评,多次给予他水壶、热水瓶、被单等实物奖励。

初见高明荣时,记者递给高明荣一根香烟,他笑着摆摆手:早戒了!常在林子里走,生怕自己不小心,抽烟引发森林火灾。据旁人介绍,老高原来烟瘾很大,当上护林员后不久,为了这份责任,也为了健康,硬是把烟戒了。

一家三代持续70年倾心守护高黎贡山 (5).png

而这10年间,高明荣亲身经历的几件事却令他记忆犹新、永生难忘。

刚当上护林员不久,高明荣参加了一次冬季综合巡护工作,在山上住了两夜。干冬的山梁水源相当紧缺,提取饮用水是困扰护林员的一个大难题。当他们巡护到一个叫青白海的地方时,天色已晚只能就地宿营。白海早已干涸了,只见一片一片的黄沙;青海尚有一小坑水,却是野牛、野猪天天来吃水打滚的污水。走近一看,水塘里浸泡着粪便,水中长着数不清的细小红蚂蟥。“实在没办法呀,只好硬着头皮舀起水来煮饭吃,努力克服着心理障碍,强忍着厌恶往下吞咽煮不熟的饭粒。我当时还在心里嘀咕:如果不是当上了这护林员,谁愿意吃这野猪野牛来打滚、拉屎撒尿的水呀?可是那一次我也见到了平时见不到的风景,更是近距离地撞见了一头马鹿,遇见了它也不跑,看得是那么清楚,那么逗人爱。那一刻,之前的怨气一下子烟消云散了,顿时觉得这是当护林员才能享受到的眼福,觉得护林员的这个工作还是很刺激很有意义,为了保护好这些可爱的动植物,吃多少的苦受多大的罪,都还是值得的。”高明荣笑眯眯地这样对记者说,仿佛还沉浸在当年撞见小鹿的新奇和幸福之中。

一家三代持续70年倾心守护高黎贡山 (8).jpg

“有一次,我带上一只看家狗上山去巡护。谁曾想,半路上遇见了一头带崽的母野猪,狗儿对着野猪咆哮,激怒了护儿心切的野猪,反身就对着我们冲了过来,狗儿吓得不敢叫了,只往我的身后躲藏。我也被吓懵了,立即后退站到了一棵树桩上,挥舞着长刀与野猪对峙,大声地吼叫着恫吓野猪。人猪对峙的时候,野猪的上下四颗吓人的獠牙,我是看得清清楚楚,亲眼看着它发怒拱土,掀起的土块被抛到空中,足足有一丈(约3.33米)多高。威力那么大,气氛那么紧张,现在想想都后怕。还好后来野猪可能觉得我们也没恶意,自己跑开了。要不然,我这条老命当天可能就交待在山上了。”高明荣轻轻松松地跟记者讲述了这样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

遇见毒蛇更是家常便饭了,所幸都是有惊无险。但和违法犯罪的盗伐者遭遇,那才是真正的斗智斗勇,无比的凶险紧迫。

2005年春季抓获一个盗伐枫木的团伙,才是令高明荣、高常兴父子俩值得骄傲的一件大事,至今仍不时有人提及,津津乐道。

一家三代持续70年倾心守护高黎贡山 (2).png

枫木是一种具有极高经济价值和实用价值的木材,常常用来制作高档乐器。因价格昂贵,往往令不法分子垂涎三尺,不惜以身试法,继而铤而走险。外地老板往往雇佣外地熟悉山林,生存能力极强的无知山民,结成团伙来高黎贡山盗伐枫木,偷运至内地牟取暴利。常常采取老板遥控指挥,分批盗伐、零星偷运、集中藏匿、一次转运的方式作案,盗伐者、偷运者、望风人、运输人一应俱全,且内部分工极为严密细致,行事隐秘且行踪不定,很难抓获破案。

一家三代持续70年倾心守护高黎贡山 (12).jpg

那年初春的一天,高明荣和另一个护林员杨大富巡山回来,经过一条大路旁不是很明显的一条小路时。路边几株败马草轻微地倒伏,引起了他的注意,往下走几步,轻轻扒开草丛一看,竟是藏匿着一小堆枫木,细心观察,发现进出的脚印貌似只有一个人的,却有多人踩踏的痕迹,可见偷运者是一个压着一个的脚印进出的,足见犯罪分子异常狡猾。他立即意识到这是一个严重盗伐案件的端倪,不动声色地轻轻将草丛恢复了原貌。他和杨大富都没有手机,赶紧一路小跑回到家里,叫儿子高常兴立即用手机报告界头保护站。保护站的负责同志高度重视,一面指示他们不要打草惊蛇,不要和他们正面交锋,保护好自己的同时潜伏观察随时报告;一面迅速组织力量待命出击。高明荣约上同伴及儿子高常兴,连夜上山找了一个便于潜藏利于观察的点,盯死犯罪团伙的行动。直至他们偷运完毕装车待运时,迅速报告。早已恭候在他们转运必经之路上的抓捕队伍,最终将这伙盗伐盗运团伙人赃俱获,移送森林公安立案处理。

2006年12月底,高明荣由于年纪大了,身体难于胜任护林员的工作,主动提出申请辞去护林员职务。

    林三代·高常兴

初心不改  万水千山总是情

一家三代持续70年倾心守护高黎贡山 (1).png


高常兴就是在爷爷和父亲的实际行动和朴实的语言熏陶中长大的,也和爷爷、父亲一样,喜欢在山里活动。

他说:“大自然就是我玩耍的天堂,从小就热爱护林员这个岗位,平时有空就跟着父亲去巡山,基本熟悉了父亲巡护山林的线路。尤其是参与父亲抓获盗伐团伙那一次经历,更是对我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坚定了要做护林员的信念。当父亲去辞护林员时,我就毫不犹豫的跟着他到界头保护站,申请加入护林员队伍,正式成为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的一名护林员,后来我还当上了我们这个护林点的小组长,和我的同事们一起守护这片森林。”

15年来,我严格按照国家重点生态公益林管理的规定严格要求自己,在心里暗暗地起誓,决不能让我管辖的辖区出问题,不能让国家资源受损失,不能给爷爷、父亲丢脸。

作为护林员,巡护的线路最远的来回50多公里,两天一夜才能完成巡护监测等工作任务,必须要在山上住一夜;最近的巡护线路来回也要一整天,无论远近,都必须两头摸黑才回得来,其辛苦程度不言而喻。

一家三代持续70年倾心守护高黎贡山 (9).png

干了7年护林员的官绍旺是高常兴的同事,他给记者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去年6月的雨季,我们3个护林员在山梁上绕了一整天才完成工作任务,天黑了就迷了路,山梁很陡,夜里行动是很危险的事,我们被迫困在山上,除了等天亮,别无他法。

原计划我们是能返回的,所以只带了长刀,没食物没手电也没带睡袋雨衣,3个手机电池干了两个,只有一个手机剩下一丁点电量,和界头保护站报了个平安后也干了。半夜里下起了大雨,又冷又饿,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当时相当心酸了,硬挺了一夜,天亮了才找到下山的路。事后想想,却又觉得还是蛮好玩呢。站里很关心,也温暖着我们的心。迷路是常有的事,类似这样的艰难困苦,我们护林员不知经历了多少。

一家三代持续70年倾心守护高黎贡山 (11).jpg

15年来,保守估算,高常兴巡护累计达2700多天次,行程3万多公里。

他的小组在辖区安装了5台红外相机,监测到黑熊、菲氏叶猴、猕猴、熊猴、苏门羚、斑羚、赤麂、血雉、紅腹角雉、白鹇等20多种动物,这个点是监测工作做得比较好的一个小组。

管护组辖区自2007年高常兴接手以来,同样没有发生过大的林政案件和森林火灾,生物多样性监测成绩显著,得到上级好评,高常兴多次被腾冲分局界头站评为“优秀护林员”。

一家三代持续70年倾心守护高黎贡山 (9).jpg

高长兴说:“在15年的护林员工作中,我也曾有过想放弃护林员的念头。因为两个孩子上学、家庭建设处处需要钱,由于家庭收入有限,护林员工资待遇偏低,现在虽然已增加到2500元月工资,也难于养家糊口。家庭经济压力很大,我曾想出去打工,增加家庭收入。但转念又想,我的初心是热爱高黎贡山、热爱护林员这个职业,还有爷爷的嘱托、父亲的鼓励,有我们保护区这支优秀、纯洁的护林员队伍,和同事们在一起工作很开心,我舍不得离开他们,也舍不得放弃对那些大山里生灵们的保护,所以还是坚持下来了。”

一家三代持续70年倾心守护高黎贡山 (13).jpg

70年的倾心守护无疑是一段传奇,艰辛的工作,微薄的收入,清贫的生活,不知得罪了多少乡亲寨邻?不知遭遇了多少次凶险困厄?也不知面对了多少次与违法犯罪分子危险艰难的斗争?若不是一家三代人对高黎贡山的真心热爱,怎会有如此多年的真情付出?又怎会有如此丰硕的管护成果?曾在界头保护站工作多年现为高黎贡山保山管护局腾冲分局副局长的黄湘元十分熟悉高家三代人,更了解他们坚持不懈努力管护的艰辛与业绩,以一种钦敬的口吻评述道:“他们一家几代人都是我们信得过的板扎人,忠于职守,尽职尽责,都是相当称职的优秀护林员,他们对高黎贡山的保护作出了杰出的贡献,意义非比寻常!

这无疑是一个中肯而恰当的评价。

一家三代持续70年倾心守护高黎贡山 (6).png

如今,这个传奇还在继续,并赋予了新时代崭新而丰富的工作内涵。

高常兴表示,只要高黎贡山还需要护林员,只要我的年龄、身体还行,我将不忘初心,还想一直做下去。

家风的传承甚至影响到了第四代高家人。正在上中学的高常兴的女儿欣然表示,我就是喜欢父辈们的这项工作,将来我一定要上大学,首选的专业就是环境监测、动植物保护。

衷心祝愿大山中花一样的女儿,青山不负追梦人,怀揣梦想终成真!

一家三代持续70年倾心守护高黎贡山 (1).jpg


春城晚报-开屏新闻特约记者 龚祖金 通讯员 陈映照 毕争 高常兴

责编 易科彦

校对 顾庆华

编审 李荣

专题更多>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全民防范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童心向党学党史 悟思想 办实事 开新局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查
电子报更多>
img
热门新闻更多>
    滇ICP备13000630号-1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5
    未经开屏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网站法律顾问——云南云都律师事务所主任尚显达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92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