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耀云岭|聂耳与张天虚:义军有曲,铁轮有书!
开屏新闻2021-06-22 20:39

聂耳与张天虚:义军有曲,铁轮有书!.jpg

聂耳墓

在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太华寺与三清阁之间,有一片缓坡,松柏森森,绿草青青。到西山登高望远的昆明人,常顺道来这里祭奠长眠于此的人民音乐家聂耳。而鲜为人知的是,不远处,高峣至华亭寺中段右侧松柏间,静静地矗立着左联青年作家、文艺战线上的共产主义战士张天虚的墓地。

聂耳与张天虚:义军有曲,铁轮有书!1.jpg

张天虚墓

烽火连天的岁月里,张天虚与聂耳结成了终生好友。

分割线

济难救灾结情谊

张天虚与聂耳结缘,是因为有共同的爱好和理想。

聂耳与张天虚:义军有曲,铁轮有书!2.jpg

聂耳

聂耳,原名聂守信,字子义,祖籍云南省玉溪市,1912年2月14日出生于云南省昆明市甬道街73号。1919年,进入昆明县立师范附属小学,1922年,进入昆明私立求实小学高小部学习。聂耳从小就展露出对音乐的天赋及喜爱,先后向家人及邻居邱木匠学习竹笛、三弦、二胡、月琴等民族乐器,并开始接触当地民间音乐,如滇戏、花灯、洞经调等。

1925年,聂耳小学毕业,考入云南第一联合中学。学习期间热情投入进步学生运动,并开始阅读进步书刊等。1927年秋—1928年冬,经三榜考试,考入云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高级部外国语组。他经常参加学校组织的“读书会”,阅读有关马克思主义的基础读物,参加当地中共云南地方组织领导的“济难会”,多次从事给被关押的革命同志进行接济等工作。

聂耳与张天虚:义军有曲,铁轮有书!3.jpg

张天虚

张天虚,原名张鹤,字友松,又名剑平,1911年12月8日出生在呈贡。自幼爱好读书,尤其喜爱文学,14岁时考入云南省立第一中学。彼时,学校政治氛围极浓,张天虚进校后,积极参加宣传和学习活动。1929年春季,张天虚进入东陆大学(今云南大学)预科学习。

1929年7月11日,昆明发生了一起由于军阀争权夺利而引发的“七·一一”火药爆炸惨案,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惨案发生后,中共云南地下党立即通过党的秘密外围组织“济难会”,号召青年学生组织服务团深入灾区,为灾民服务。张天虚立即报名参加,期间,他认识了聂耳,并和聂耳结为终生不渝的好朋友。

分割线

长篇巨著《铁轮》诞生

张天虚与聂耳无话不谈。张天虚根据聂耳的爱情故事创作出第一篇小说《玫瑰田野》,笔调优美、情节浪漫,在当时具有一定反封建的意义,深受学生推崇。

1930年,昆明政治形势恶化,云南当局加紧对共产党人和革命青年的镇压,张天虚被迫离滇来到上海,加入“中国左翼作家联盟”,从事革命文艺创作。1931年初,张天虚到北平读书,创作了一部四五万字的中篇小说《黄浦滩头的梦》。1933年初,他回到上海,全身心地投入到长篇小说《铁轮》的创作中。

《铁轮》是一部近50万字的长篇巨著,是“左翼”文学的重要作品之一。《铁轮》的主人公潘祥生,是浙江某地的一个贫苦农民,受地主阶级剥削压迫,在农村造反失败后逃到上海当了工人。在那“天堂的地狱”里,残酷的现实教育了他,使他对资本主义社会有一定的认识。

1933年张天虚在上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5年3月,为躲避国民党反动派的追捕,张天虚离开上海,来到日本。他把这部小说送请住在日本的郭沫若审阅,郭老“敬而爱之”,为之作序,并给予很高的评价。

分割线

《义勇军进行曲》的由来

在张天虚创作《铁轮》,先后赴上海、日本继续斗争的同时,聂耳一直留在昆明。1928年,聂耳秘密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参加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理论及进行有关刻印、张贴传单以及参加示威游行等活动。

1929年“七·一一”火药爆炸惨案发生后,聂耳积极参与云南党组织领导的各项针对反动派的斗争,引起反动派的注意。1930年7月,聂耳被迫离滇来到上海。11月,经朋友介绍参加由上海中共地下党所领导的进步群众组织——反帝大同盟。1931年4月,聂耳报考“明月歌剧社”,被破格录取。

1932年4月,聂耳由共产党人田汉介绍加入左翼剧联及其剧评小组。1933年,经田汉介绍,聂耳加入中国共产党。后跟随抗日救国会和抗日后援会来到热河慰问抗日义勇军。在前线,他听到了《义勇军誓词歌》,之后他将誓词歌的传单带回了上海,与田汉一起谈论了这首在东北抗日前线广为流传的歌曲,为《义勇军进行曲》的诞生拉开了序幕。

满怀爱国热情和革命激情的聂耳,想要在创作歌曲中,将民族危亡与亲身体验到的东北抗日义勇军的悲壮融在一起,创作一部中国式的马赛曲,这成为他的理想。1935年初,田汉改编电影《风云儿女》,并写了一首主题歌——《义勇军进行曲》。由于发现国民党特务已来追捕,仓促间,他在一张小小的香烟包装纸上写下歌词,就被抓进监狱。夏衍拿到田汉留下的剧本,在里面发现了那张写着歌词的香烟衬纸。不久,聂耳来找夏衍,听说此事后,主动提出:“作曲交给我,我干!”聂耳带着满腔激愤,只用两天时间便谱写了初稿。

为了躲避搜捕,1935年4月,聂耳从上海抵达到日本东京,与张天虚同住一间宿舍,畅叙别情。聂耳在日本将写有《进行曲》三个字的曲谱寄回上海,当时电影《风云儿女》的投资人、曾任东北义勇军部司令的爱国将领朱庆澜在“进行曲”前加了“义勇军”三个字,成为电影的主题曲。聂耳和张天虚后因工作和学习的关系,就此别过。

分割线

两位好友均英年早逝

然而,悲恸很快袭来,1935年7月17日,聂耳在日本藤泽市游泳时不幸溺水身亡,年仅23岁。

听到聂耳罹难的消息,张天虚悲痛万分,立即奔赴藤泽鹄沼海岸,与日本当局交涉并亲理善后,为聂耳举行了追悼会。

张天虚从日本回到上海之时,正是中华民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已经踏进长城,他决心奔赴抗日前线。1937年七七事变后,他到了延安,参加了第18集团军西北战地服务团,并任通讯股长。他们活动在陕西、山西一带,张天虚创作的独幕话剧《王老爷》多次演出,首演时毛泽东同志还送给张天虚一支钢笔以示奖励。

1938年初,滇军60军奉命开赴前线抗日。60军所属184师师长张冲,主动要求延安派人到该师工作。经中央研究,决定派周时英、张天虚先去。从延安出发前,朱德亲自教他们如何开展工作,同他们合影留念。朱德还送给张天虚一部留声机,好让他开展工作。他们在184师建立了党支部,周时英任书记,张天虚负责宣传组织工作。

1939年初,张天虚因身体的病痛,不得不回到昆明养病。他常常思念自己的战友,在病痛中也没有放下手中的笔,创作了一批散文和新诗。

1940年,张天虚病情稍稳定后,即辗转来到缅甸仰光,参加当地华侨报纸《中国新报》的编辑工作,宣传党的抗日思想,反对投降派。这些文章,对鼓舞侨胞坚定抗日立场,发扬爱国主义精神,起到了重要作用。由于操劳过度,张天虚身体日趋羸弱。1941年1月,张天虚从仰光赴腊戌,然后转乘汽车返回昆明,同年8月10日他安静地长逝于故乡的怀抱里,终年不足30岁。

分割线

“西南二士,金碧增辉,滇海不孤”

两位英烈短暂的一生,为中华民族创下了不朽的业绩。聂耳创作了《义勇军进行曲》《前进歌》《毕业歌》《开路先锋》《码头工人歌》《新的女性》等数十首革命歌曲,具有鲜明的时代感和卓越的艺术创造性,树立了中国音乐创作的榜样。根据田汉歌词创作出的《义勇军进行曲》在1949年被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代国歌,1982年确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成为中华民族精神文明的重要象征。

在频繁的战事中,张天虚紧握手中的笔,写下了《军训日记》《运河的血流》《征途上》《台儿庄通信》《血肉筑成的长城》《西线生活》等报告文学和战地通讯,真实记录下中华儿女在血与火的战场上为民族生存而战、为国家独立而战的壮丽诗篇,为抗战史留下了一份珍贵的文献资料。

郭沫若在聂耳墓志铭中书题:“聂耳同志,中国革命之号角,人民解放之声鼙鼓也。”“聂耳呼,巍巍然,其与国族并寿,而永垂不朽呼!”郭沫若在张天虚墓志铭中留下“西南二士,聂耳天虚,金碧增辉,滇海不孤。义军有曲,铁轮有书,弦歌百代,永示壮图”。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故乡巍巍青山怀抱里,两位挚友长眠于此。如今,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正是在英烈们的鼓舞下,振奋精神、砥砺前行,向着新的胜利不断迈进。


来源:开屏新闻(刘季)、本文得到了云南省委党史研究室的大力支持与帮助,特此致谢。

责编 易科彦

校对 袁熙

编审 王云

专题更多>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奋斗的人民 奋进的中国全民防范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童心向党学党史 悟思想 办实事 开新局
电子报更多>
img
热门新闻更多>
    滇ICP备13000630号-1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5
    未经开屏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网站法律顾问——云南云都律师事务所主任尚显达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92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