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成绩按“闹”修改,有辱师道尊严
开屏新闻2024-05-12 19:38

据央广网报道,近日,西安科技大学测绘科学与技术学院一名专职教师向记者反映:今年1月,自己所带课程的期末成绩出来后,1名成绩不合格的学生家长以“影响孩子前途”“造成污点”为由要求学生修改成绩,并对老师进行语言上的威胁。该学院相关人员也多次提到该家长“有背景”,要求老师修改成绩。校方回应称,学校已成立工作专班全面深入调查核实,将依据调查结果严肃追责,绝不姑息。

孩子考试不合格,家长不从自身找原因,反思孩子的学习态度和方法,反而是赤裸裸地要求老师直接修改考试成绩,并在语言上对老师进行威胁。护犊之心未必完全不可理解,但做法上实在太过奇葩。倘若“影响孩子前途”“造成污点”等等能够成为修改成绩的正当理由,那么考试的意义何在?

更加奇葩的是,老师受到家长的威胁,正常的教学活动受到干扰,作为组织的学院非但没有站出来保护老师,为老师伸张正义,反而顺从家长的无理取闹,以该家长“有背景”为由给老师施压,要求老师修改成绩。不仅如此,据该教师反映,学院为了给另一位补考学生成绩修改成绩,在这名老师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该课程的成绩录入权限从系统上转移,由其他老师将不合格的成绩修改为合格分数。

该名教师是这门课的专业课老师,无论是考试出题,还是阅卷打分,都是其职责范围内的事情。学院越过老师,直接将成绩录入权限转移,相当否定了老师的教学自主权,有着强烈的羞辱意味。对此,不要说当事老师,就是作为旁观者,都能感到一丝荒诞。这修改的何止是学生的考试成绩,而是一所大学的风骨和底线,更是千百年来我们推崇的师道尊严。

按“闹”修改考试成绩,你敢闹,我就敢改,让教育的权威性荡然无存。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比考试作弊更严重、危害更大的教育丑闻。作弊虽然破坏了规则,但最起码还有对规则的敬畏,所以只能偷偷摸摸地进行。而修改成绩则是一种明目张胆的作弊,堂而皇之地践踏规则。它的危害性体现在示范效应上,试想,如果闹一闹就能改变结果,闹得越狠成功率越高,就会有更多的家长效仿,那么对教师群体、对教育行业都将是一种灾害。

尊重教师的教学自主权,当然不意味着教师可以任性而为,完全不受约束和监督。在此之前,多名家长曾向学校反映该名教师的教学方法问题,学院也成立的调查组进行复核。这是正常的流程。复核了显示,该名教师的出题“符合大纲要求,难易程度适中,阅卷也没问题。”既然出题和阅卷都没有问题,为何学院还要逼迫老师修改成绩呢?

一种可能是,学校怕惹麻烦。家长闹起来,一旦在网络上发酵,学校面子上不好看,还要花时间和精力去解决。那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直接修改考试成绩是最简单粗暴的解决方案。殊不知,这种无底线的退让和迁就,只会带来更大的麻烦。另一种可能就是学校感受到某种不可抗拒的外部压力。学院教务员和学院领导在要求该名教师为学生修改成绩时,曾多次提到该学生家长是“某研究院的院士团队成员”。这名家长究竟是何方神圣,背景强大到何种程度,才能让学院唯令是从?目前,学校已经成立工作专班,这些问题必须调查清楚,给当事老师一个说法,给公众一个交待。

该名老师表示,“从今年1月份以来,我已经心力交瘁,没得到相关部门一个公平的答复和一丝安慰,我反而成了‘另类’和‘反面教材’。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这个问题也是我想问的。我们不能随意修改一个学生的考试成绩,更不能让一个坚持原则的老师受到屈辱和打压。什么是师道尊严?这就是最直观、最基本的要求。

 

开屏新闻首席评论员  吴龙贵

一审 孙琴霞

责任编辑  李强

责任校对  周明佳

主编  孙琴霞

终审  编委  李荣


专题更多>
文化中国行党纪学习教育美好生活在云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主题教育开屏学习
电子报更多>
img
热门新闻更多>
    滇ICP备13000630号-1  滇公网安备53011202001054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5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滇B1.B2-20200070号
    未经开屏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网站法律顾问——云南华度律师事务所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92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