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能挟春耕以令农民交钱
开屏新闻2024-04-23 19:04

4月22日,据“中国三农发布”报道,内蒙古自治区开鲁县多位种植户反映,有镇、村干部阻止他们下田耕种,种地要交钱,而此前他们已签订了土地承包合同。媒体曝光此事后,当地已成立工作组就此开展调查。23日,当地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回应极目新闻记者称,已关注到此事,正在核实涉事村镇干部是否存在违法违纪问题。

中国三农发布连续三期的节目,让我们看到了事情大致经过。视频中,比较有代表性的几个画面是,开鲁县建华镇双胜村村委会一名副主任阻拦种植户春耕时称:“110来又能咋地,上边让我敛钱我就敛钱。”此外,建华镇还有镇干部阻止农民耕地,强力要求扣车。该镇党委副书记、政法委员纪云浩在报道中称:“别找我,我不懂法!”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三农发布”是农业农村部新闻宣传官方平台,由农业农村部新闻办公室指导。之所以要强调一下这个身份,是因为如果信息来源不是权威部门,你很难相信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甚至以为是哪个网红在编段子搏流量。世间有很多的道理,但所有的道理加在一起,都不如“人要吃饭”这个天理。农民看天吃饭,春耕时节阻挠农民下田种地,而且阻挠者不是一般的社会闲散人员,而是村镇干部,这一幕发生在一个法治社会,实在是荒诞不堪。

诡异的事情背后,往往都是利益在作崇。二十多年前,开鲁县的十几户农民承包了双胜村6000多亩土地,这些土地原本是不宜耕种的草地,经过承包户多年的努力,每亩投入一万多元,草地变成了亩产一千六七百斤玉米的耕地。劣地变好地,让承包户看到了希望,然而麻烦也随之而来,当地镇政府以“情势变更”为由,要求承包户缴纳每亩200元的“增补承包费”,总计100多万元,这显然是承包户无法承受之重,但是不交就不让种地,镇党委副书记还带公安人员到现场抓人。

我们先不说“增补承包费”合理与否,无论如何是不是也得让人先种了地再说?春耕不等人,过了这个时间,土地就白白荒废了一年。不交钱就不让人种地,摆明了就是“挟春耕以令农户交钱”,因为农民等不起、赌不起,而对于坐在办公室里拿固定工资的干部来说,却没有任何风险和损失,他们敢赌也愿意赌,底气就是他们手握权力。

事实上,这个“增补承包费”根本站不住脚。我国《民法典》中“情势变化”指的是合同订定时“无法预见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6000亩草地变耕地,是承包土地的农户自身努力的结果,并且持续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是当地政府可以预见但没有预见的。看到农民收成好了就想分一杯羹,不给就毁约,合同的意义何在?还有契约精神吗?

阻挠农民种地,折射出的是法律意识的淡漠。这起事件中,最“抢镜”的镇党委副书记、政法委员纪云浩。这个年纪轻轻甚至有些孩子气的基层干部,似乎已经有了相当成熟的官场经验,在现场他表现得非常强势,不仅自报家门,训斥承包户“这个地现在不属于你们,车我们一定要拖走”,而在面对记者采访时,他又说“别找我,我不懂法!”

该强势时强势,该弱势时弱势,他不是不懂法,而是面对不同人采取的不同策略而已。对农民,他是高高在上的镇党委副书记,可以一本正经拿法律中的“情势变更”说事,而面对具有一定专业素养的记者,他知道这一套根本说不过去,只能用“不懂法”来装傻充愣。只是,不懂法,何以还身兼政法委员?不懂法,何以能轻易地调动公安力量?

对于此事,公众有一个朴素的认知:说破大天去,也不能阻挠农民种地,更不能以权力之名。目前,开鲁县委县政府已经工作组,对事件开展调查。相信很快就会有调查结果,我们对此保持持续关注。


开屏新闻首席评论员  吴龙贵

一审  熊波

责任编辑  李强

责任校对  周明佳

主编  熊波

终审  编委  李荣



专题更多>
文化中国行党纪学习教育美好生活在云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主题教育开屏学习
电子报更多>
img
热门新闻更多>
    滇ICP备13000630号-1  滇公网安备53011202001054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5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滇B1.B2-20200070号
    未经开屏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网站法律顾问——云南华度律师事务所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92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