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辱式执法有违执法文明
开屏新闻2024-04-28 19:09

据红星新闻报道,4月27日,山东省临沂市郯城县红花镇人李先生控诉,“大年初四那天,派出所的人开着警车用喊话器到我们村喊话,说我涉嫌嫖娼,我们全村都知道了。” 4月28日,郯城县公安局宣传室相关负责人就此事回应记者,涉事的杨集派出所民警谢某已被停职,警务督察部门正在展开调查,将会根据情况依法依纪进行处理。

据李先生的自述,2023年9月下旬,身在外地的李先生接到家乡相邻乡镇派出所民警的电话,称他有一条半年前的转账记录涉嫌嫖娼,而在经历了“中间人斡旋”和多次传唤之后,当事人李先生均未承认自己有嫖娼行为。2024年春节期间,办案民警开着警车、鸣着警笛,在李先生家所在村子用喊话器指名道姓喊话“恁庄的李某某涉嫌嫖娼”,李先生感到“无地自容”。

开着警车进村,用喊话器高呼“李某某涉嫌嫖娼”,这一幕发生在今天,确实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好在涉事的杨集派出所民警谢某已被停职,相关部门将根据调查结果对其依法依纪进行处理。很明显,这属于个人行为,民警谢某滥用职权,其行为已经超出正常职权范围,本身有违法之嫌。对此,公安机关也表明了决不姑息的态度,这一点值得称赞。

民法典第1042条规定,民事主体享有名誉权。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侮辱、诽谤等方式侵害他人的名誉权。就目前来说,李先生也仅仅是涉嫌嫖娼,说明警方并没有真凭实据能够坐实李先生违法的事实,在这种情况下,大张旗鼓地在公共场合宣称某人嫖娼,造成其社会评价的降低,构成了对公民名誉权的损害。

事实上,即便李先生嫖娼属实,其依然享有一定的名誉权和隐私权,办案人员不得随意侵犯。嫖娼属于违法行为,该怎么处罚怎么处罚,《治安管理处罚法》有明确规定,比如行政拘留和罚款,“决定给予行政拘留处罚的,应当及时通知被处罚人的家属”,但法律没有规定要公之于众。对公权力而言,法无明言即禁止,法律没有明确规定的,执法人员不得乱作为。

涉事民警谢某本身是一线执法人员,理应知法、懂法,慎用手中的执法权。规范执法和文明执法,应体现于程序公正,不能以某个看似正确的结果扭曲程序正义。一旦冲突这个底线,就很容易滋生权力滥用,甚至以执法的名义谋求私利。

此案中,李先生提到,自己确实没有嫖娼,但考虑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事闹到村里名声不好,便找了一位靠的住的朋友,想要花费5000元解决此事,但没想到朋友传来的消息是案子比较复杂,需要花费两三万元。按照这个说法来推测,李先生之所以被当着全村“示众”,很可能是因为钱没给够,而遭到打击报复。

当然这只是一家之言,并不具有太大的可信度。警方回应称,让中间人联系当事人,“是因多次传唤不到”。事实究竟如何,还需要进一步调查取证。但无论结果是什么,羞辱式执法这种有悖于执法文明的行为,都不应该在一个法治社会里出现。

 

开屏新闻首席评论员  吴龙贵

一审  杨茜

责任编辑  李强

责任校对  周明佳

主编   杨茜

终审  编委  李荣


专题更多>
文化中国行党纪学习教育美好生活在云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主题教育开屏学习
电子报更多>
img
热门新闻更多>
    滇ICP备13000630号-1  滇公网安备53011202001054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5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滇B1.B2-20200070号
    未经开屏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网站法律顾问——云南华度律师事务所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92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