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录取网红郭有才”,谣言背后有何玄机
开屏新闻2024-05-19 19:47

据新京报报道,近日,山东菏泽市一名为“郭有才”的主播走红网络,有短视频称一位名为“于一凡”的女性自称北京大学招生老师,可以给“郭有才”到北大重回校园学习的机会。记者联系北大党委宣传部了解情况,北大已进行核查,“于一凡”不是该校教职工,更不是“招生老师”,北大没有联系过“郭有才”。

十年烧烤无人问,一首诺言天下知。细心的网友都会发现,从于文亮到闻会军,从黄老师到开封王婆,几乎每隔一段时间,短视频平台都会打造出一个超级草根网红,让万千网友为之疯狂。这一回,轮到了山东小伙郭有才。5月10日到5月19日短短不到十天时间,他在某平台的的粉丝量就从不到20万,暴涨至1000万,他也从一个普普通通的烧烤摊主,摇身一变成为举国皆知的热门人物,以一己之力带火了一座城市,引来各方的膜拜。

流量在哪里,聚光灯就照向哪里,人群就涌向哪里。郭有才爆火之后,无论是他之前唱火《诺言》的菏泽南站,还是后来他转战到其他地方,只要有郭有才的出现,都有大量的网红和自媒体蜂拥而至,在现场各展才艺,梦想着成为下一个郭有才,场面既混乱又有些滑稽。有媒体称之为“群魔乱舞”。其实这些跟风者和模仿者,与郭有才并无本质区别,如果郭有才的成功值得推崇,那么他们也不应该被苛责,我们不能因为他们还没有成功,就轻视他们的努力,这同样是一种狭隘的唯结果论。

当然需要警惕的是那些借助郭有才的流量散布谣言的人。谣言可大可小,以郭有才今日的影响力和知名度,有关他的谣言所能产生的社会负面效应不可小觑。假冒北大招生老师,声明要给郭有才重回校园学习的机会,让无数网友悲叹“北大也想蹭一把网红的流量”“只要当网红,北大清华随便上”,真正指向的却是高校招生工作的公信力,以及社会整体价值观的扭曲。

这个谣言本身自然是非常拙劣的。大学招生有固定流程,郭有才成名不过几天时间,北大就是再有流量焦虑,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这样的决定。更何况,以世俗的功利标准来看,郭有才的成功已经碾压了绝大多数北大学生,他甚至是北大学生羡慕的对象,就算北大有些意愿,他本人也未必想要这么一纸标签。

谣言折射出的,其实是世道人心,更准确地说,就是一种社会心态。人们之所以对流量又爱又恨,就是因为我们这个时代对网红、对流量过度放大。“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哪怕是与网红沾上一点关系,也能多少分到一点流量红利。镜头随口说一句“给郭有才到北大重回校园学习的机会”,便能瞬间引来媒体和大众的关注,某种意义上说不能不说一种另类的“成功”。

另一个问题在于,如此拙劣的谣言能得到大量传播,说明有一定的群众基础,这其实是对“赢者通吃”的担忧。郭有才爆火之后,沉寂多年的菏泽南站人山人海,当地政府几天时间修好一条路,三大运营商直接将应急通信车开赴现场,每天几十保安维持秩序,甚至动用了特警,郭有才本人也被聘为荷泽文旅推荐官,可谓万般宠爱集于一身。不夸张地说,郭有才现在是有求必有应,只要他开口,恐怕很少有他满足不了的愿望。从这个意义上说,北大向郭有才抛出橄榄枝未必是完全没有逻辑的。

大众喜欢看草根逆袭、一夜成名的故事,但也要认识到,郭有才的成功其实并不能广泛复制。他的成功,固然离不开他本人多年的坚持和努力,但与平台的策划、地方文旅部门的宣传诉求,同样是密不可分的。因此,对于”郭有才热“,要保持适度理性,不能过度吹捧和无限拔高,以防画风走偏。事实上,现在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反思,“网红现象”究竟会给青少年带来什么样的价值引导,我以为,这样的反思是必要的。

 

开屏新闻首席评论员  吴龙贵

一审  杨茜

责任编辑  李强

责任校对  周明佳

主编  杨茜

终审  编委  李荣

 


专题更多>
文化中国行党纪学习教育美好生活在云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主题教育开屏学习
电子报更多>
img
热门新闻更多>
    滇ICP备13000630号-1  滇公网安备53011202001054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5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滇B1.B2-20200070号
    未经开屏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网站法律顾问——云南华度律师事务所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92197